王曾哑:丑陋的源头

王曾哑

西安的即将建设的新地标“长安门”

最近又出现了两个让网友口诛笔伐的丑陋建筑镇江的“运河之母”铜雕与西安的即将建设的新地标“长安门”,许多人在表达不满之余进行了思考,并且说得有理有据。我以为没有必要再进行一般性的指责和关于建筑本身为何丑陋的探讨。让人觉得深深的悲哀在于这种畸形审美背后那丑陋的源头。

漫看网络上评选出来的国内各大丑陋建筑,几乎都是一些不恰当彰显现代性的案例。其实从建国初期风靡首都的苏式建筑到如今北上广沦为欧洲设计师奇思妙想的试验田,建造者的眼中都带有挥之不去的殖民气息。一些自称使用中国元素的建筑,却更像一种异化的民族印象。

这种建筑背后实质是一种伪崇高。民众首先反感的,也是这种闯王进京的山寨气息。它们时时刻刻彰显着自己的殿堂式的高大宏伟,让人置身其中,只觉需要无上的顶礼膜拜,个体尊严被压缩到无限卑微。有人会说,那自由女神像难道不高大?古希腊神庙难道不宏伟?是的,可那背后体现的是对自由、信仰和葆有民众权利的追求,而非奴役、专制与自我造神。

再次,这些建筑无一不以形式怪异、外观庞大著称,在违背大部分人的审美取向的情况下依然大兴土木,真可以说是视觉强拆。这种不要最好、只要最贵的暴发户心态,暴露了一部分人沐猴而冠的本质。他们占有了关键的社会资源和垄断了行政职权,但对本民族文化缺乏基本认知的短板始终无法弥补。文化修养、贵族气息不是在从小被送到国外镀金、面对媒体时穿戴奢侈品可以造就的。从基本的执笔写字、言谈举止甚至体型胖瘦都可看得出来一个人的本质,这不是他肩上的官阶能够改变的。古曲有云:“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花大把的钱建设这种劳民伤财却没有民众喜欢的建筑,实在是政绩工程的最高境界谎言重复的次数太多,就连自己也认为是真理了。判定一个城市是否是现代化,绝不是一两幢老百姓天天都看到却没有机会进去的建筑可以证明的;在大多数人住不起房子的地方出现这种建筑,说明了这个城市的贫富悬殊与两极分化。钱权在手能使老百姓妥协畏惧,却不能换来尊重。你有权力用纳税人的钱建这样的建筑,老百姓至少有权利道一声“我真的不喜欢”吧。

而且,盲目追求高大宏伟更体现了一种放卫星式的文革后遗症。足球场那么大的浮雕和摩天大楼那么高的门,也仅仅是大和高的丑陋而已。在人民群众不能喜闻乐见的情况下,以匠心独具的设计理念为托词、超前创新的想象力为借口,这样的建筑注定有着悲哀的宿命。有人说法国的埃菲尔铁塔和玻璃金字塔也被人指责高大丑陋、形式怪异,最后不也成了经典吗?可说到底,它们能经典得过凯旋门和卢浮宫本身吗?而且现代性的建筑不同古典建筑,其趋时的特性就注定了有朝一日会过时,埃菲尔铁塔能够成为经典也是因为代表了工业时代,如果它建于今天恐怕未必能代表如今这个时代的水准。如果依照时代性的标准来衡量,最有机会成为经典建筑的应该是各地的政府大楼,豪华阔气、屹立不倒、舒适安全、气度非凡,绝对是集中几代人智慧和财力的结晶。

也许,老百姓最讨厌的,就在于这些建筑根本不是为了大家建的。它们带着一种侵略的意味,伫立于天际线,横亘于大河边,作为一种粉饰太平的宣传实体,让你无论身在何方都被迫地仰望着它,注视着它。默默传达着自卑、自大又自恋的统治心理,却和国足、春晚一样,不幸成为社会积怨的泄洪闸,供大多数卑微劳碌的人发发牢骚。

最后想说的是,宏大的建筑无可厚非,怪异的造型也可以容忍。其实想开一点,这不是为了我们而建的,不理性的谩骂就会少一些。正如别人家的房子放了一个雕塑、建了一道门,又与我们有何干系。虽然说我们也不知不觉地给这家人装修凑份子,至少我们还是有机会参观,看看主人家的炫耀。风雨来时,我们一样露宿街头,还是想办法安顿自己更有意义。

编辑:Helen
标签:丑陋建筑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