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永和的泰禾别墅

著名建筑师张永和

泰禾别墅位于北京通燕高速宋庄出口京杭大运河畔,京哈高速与长安街一线相通,仅20分钟就可以顺畅直达CBD,私享81000㎡大运河原生河堤密林。

2004年初,当开发商找到张永和与非常建筑时,“院子”的前身“上河美墅”已经完成了所有的规划审批、施工图、报建等手续,甚至,连样板房都已建好。万事俱备,只待开盘。然而开发商却迟迟不敢决断,原因是原设计的仿北美风格、仿地中海风格别墅其时已在北京流行成灾,连位于传统别墅区号称“原装进口”的不少纯粹采用国外设计的楼盘都遭遇销售瓶颈,遑论一个处于地理位置本来就居明显劣势,周围只存在中低档楼盘的通州地区的仿制品?巨大的市场压力迫使开发商不得不重新思考这一楼盘的市场定位并转换建筑风格。

业主提出的创作条件极端苛刻:由于来不及重新进行规划报批,故原规划建筑的平面位置不得改变,只能在景观设计上进行局部的修改;原方案施工图已经完成,工期不允许重新设计,因此原设计的基本结构不能变动,只能对立面略加调整,其余部分一概保持原状。

对此,非常建筑对原方案做的就是只保留原有的结构骨架,彻底清除建筑表皮。在院子的表皮处理上,非常建筑反其道而行之,淡化一切差异化的建筑特征,降低其辨识度;务求避免熟悉的形式表述,做到形式的陌生化,其途径主要有二:一是选取混凝土砌块这个从未在国内豪宅上使用的“陌生”材料;二是拒绝标准图,重新设计全部建筑节点。

由于整个建筑的重新叙事只能在表皮上展开,非常建筑采用了精致建构的表皮策略,精密处理每一个节点的建筑细节。非常建筑的施工图精确到了每一块混凝土砌块的灰缝尺寸,并仔细研究了其构造砌法,对于形体转折、交接处的构造处理进行了反复推敲,甚至实体的实验,就连雨落管的隐藏方案都是在经过多次比较讨论后才最终确定的。因此,尽管剔除了表皮材料的风格关系,将其还原为最基本的建构关系,但由于这种建构关系处理得足够精致、细腻、深入、院子的建筑外观仍然满足视觉的复杂度要求。

非常建筑将精致建构的表皮策略延伸到环境景观的整体设计上去。无论是庭院围栏、道路与硬地铺砌,还是环境小品、池岸台沿,精致设计的原则贯穿始终。这种环境整体叙事策略,将建筑表皮所确立的叙事主题,在环境营造中反复叠现,并且在会所和十二大宅的设计中烘托到高潮,院子因而具有了整体的纵深性。

编辑:Helen
标签:张永和泰禾别墅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