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佳晶:归零的思考

张佳晶  上海高目建筑设计咨询有限公司(Atelier  GOM)主持建筑师

我下围棋将近40年了。我的公司叫“高目”,名字是围棋的一个点位,我在上海徐汇滨江造了一个第二工作室叫“目外”,我在云南造了一个小房子,叫“小目”,全部都是用围棋的名字来起的,因为围棋在我童年时代和青年时代对我的人生哲学的构建都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可能在座的各位都在新闻当中看过AlphaGo和AlphaGo Zero的故事,我把AlphaGo对战自己的50盘棋都看了一遍,AlphaGo Zero虐AlphaGo的50盘棋我也都看了一遍。

AlphaGo让人觉得围棋如此宽广,同时让人类棋艺的水平大幅度提升。到AlphaGo Zero的时候,它开始放弃人类棋谱进行自我学习,没有人类的痕迹。它们之间对战就像太极和逍遥派对打一样,AlphaGo是天马行空,经常有一些神来之笔,而AlphaGo Zero则是大道至简的状态。

它们对我的设计会有什么促进作用呢?我们在设计过程中都会有一些习惯的思维甚至受到规范的限制。如果你像AlphaGo Zero一样,回归本原,消除一些既有经验带来的错误,可能对人类的思考是有好处的。因为我们不像AlphaGo Zero可以高速计算,4天可以达到神一样的高度,我们无法做到这一点,但我们从枝繁叶茂的树梢可以回溯到本原,去重新考虑一下建筑的问题。

比如说,在我这6~7年的设计生涯中,其实主要做的是两个设计,有些设计长达6年,这6年中有很多故事。

现在的建筑学有点像当年日本围棋发展到高峰时候的一种状态,就是很多事情都有定式,或者是约定俗成的理论和经验,比如我们就喜欢这种现代的国际范儿空间,但这种空间在今后的使用会不会达到我们建筑学原本的状态其实没有人过多的思考。

我设计的一个初中——德富路中学,2016年学校建成后,《建筑师》杂志和《建筑学报》刊登过这个作品,我们又请了摄影师,以及我自己,十几次回到学校里,去看设计的尝试是否真的如我想象的那样。我们经常和学校里的孩子聊天,验证自己的设计产品。我们当时设计的风雨操场是用了有每层渐变的遮阳板,这样风可以吹进来,我们觉得这样更符合孩子的天性,不会是在温室的感觉。事实证明这些小孩子都非常快乐,我们去的时候他们所有的小孩儿都跟我说,张大设计师你好,看到这个其实我挺开心的。

建筑是有一些规范和经验,规范是必须遵守的,因为你不遵守实际建设不可能落地。但是还有一些是经验,是规范之外的习惯。我们在思考这些习惯的时候,需要判断什么可以突破什么不能突破。我采用了双廊网格,这是以前没有计算机建造的时候无法设想的,我们巧妙地用了叠落满足所有的日照要求。这中间突破了很多习惯,比如,为什么要用正方形建筑?只要满足室内的座位间距、采光,满足45个人的要求,为什么不行?外墙为什么要用水洗石?水洗石是我在上海看到最好看的材料,也是上海传统的材料,为什么不能用?有人问我,这个水洗石会伤害孩子的皮肤,我当时用手在上面蹭了10下,我说你看什么事情都没有。回归到建筑本原的时候可以产生新类型、新范式。

我们设计的露台空间,原来是想给学生做一个室外的演讲厅和室外拍合照的部分,最后年轻的老师们每天开心地带着学生在上面合影、排练。这个校长非常有意思,每个礼拜都会发一张照片给我看,他说这是不是你想要的,这有什么样的问题。所以我们两年的互动也是对解决问题的促进。

德富路中学(摄影:苏圣亮)

另一个项目是社会住宅,做了5年多,2012-2017年,现在还没有完全投入使用。对于当下上海住宅的习惯而言,这是横空出世的设计。我为了一些小小的改变顶了很大的压力。

对于这个住宅区,我当时提出容积率2.2可以做7层,低层高密度,朝西朝南朝东的围合式。我们提出这样的全新模式之后,对上海的公租房建设起到重要的改良作用。这是我们设计的“反马赛公寓”的小户型,套内18m2、跃层,这个住宅让我们在建科委花了一年时间跟所有上海的规范专家进行了一些论证。

龙南佳苑(摄影:CreatAR Images清筑影像)

我的第二工作室,也就是前面说的目外。我是想有一个地方让我享受业余生活。这个房子当时遇到很多争议,四面都是漏风的。这个房顶里面鸟是可以飞进来,猫狗可以进来,只有两个封闭的房间。在这个过程中,经过这个房子的两年半陆续改进,我觉得它就是我自己的现代建筑史。从立面、剖面可以看出来都是钢结构,而每个材质都是不同的追求,也不追求它永久的使用。这种情况下你的思考和职业建筑师报批体系下对建筑的思考是完全不一样的态度。

我们建筑学应该不会走向灭亡,但是现代建筑学或者传统的现代建筑学肯定是走到头了。在AlphaGo或者人工智能出现在当下的时代,它不亚于任何一个新时代的技术革命,所以我们作为人类来说肯定要回归本原,就像一棵大树一样,上面的枝丫腐烂掉了,我们可以从大树根重新建立一套。

目外工作室(摄影:陈颢)

编辑:Julie
标签:张佳晶归零的思考高目建筑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