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牧:为城市规划师喊冤

2014城市中国峰会于11月23日上午9:00在京开幕,一个“城市改变中国”主题,八大分主题论坛并行举办,涉及新型城镇化、幸福城市、智慧旅游、养老产业等关乎城市发展的重大命题,特邀党政专家、著名经济学家、文化学者、互联网专家、城市领军者、企业领袖及社会名流进行跨界对话。

在上午由深圳前海金融控股公司副总经理金心异主持的“幸福城市 重塑中国”圆桌会谈中,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主任张占斌,北京大学教授、中国区域科学协会会长杨开忠,清华同衡规划设计院副院长袁牧,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方竹兰围绕“幸福城市的构建”展开精彩对话,探寻经济新常态和新型城镇化时代背景下中国城市化的发展理念和途径。

清华同衡规划设计院副院长 袁牧

袁牧认为幸福城市应该给每个居民,无论高尚与卑微,都能够实现理想、实现自我的机会。

袁牧觉得自己在北京并不觉得幸福,但是城市生活追求的是多维而非某一点,并不是逃离北上广深就代表幸福。他提出最得要的是要给所有人和所有城市以同样的机会。

在应答城市规划师对于城市不幸福所负的责任时,他为规划师喊冤:“规划师责任很大但并不是全部责任”。

之所以会导致“千城一面”的现象,一是中国城市发展长年处在有问题的发展模式与发展速度之下必然会产生同样的问题。

二是中国传统文化里城市建造本就是一样的——都要按礼制来,否则就是违制、僭越。为了让城市不一样,规划师把城市地标建筑设计的不一样,也受到领导喜欢。但是回头一看,就变成了“奇奇怪怪的建筑”。

过去三十年是相对粗放的城镇化阶段,这个阶段的基本架构是城市税制和土地收益支撑的。

现在很多城市的规划不是增量规划也不是减量规划,是“存量规划”。存量土地规划靠城市运营支撑,这是政府不擅长而企业擅长的。这个阶段需要政企合作,也需要政府和企业明确各自的定位和做法。

编辑:Zhenye
标签:城市规划规划设计奇奇怪怪建筑清华同衡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