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an-Charles CONTENT:理性与创新--大型航站楼设计

Jean-Charles CONTENT  法国ADPI亚太区首席建筑师

我叫Jean-Charles CONTENT,是法国ADPI亚太地区的首席建筑师,ADPI曾有幸与当今一些令人羡慕、令人尊敬的建筑机构一起工作。目前我已经在ADPI工作了十年,参与过许多机场的设计工作,尤其是航站楼的竞赛。具体而言,我有机会参加了重庆江北国际机场T3A航站楼、成都天府新国际机场以及本次讲演的主题北京大兴新国际机场的项目。二十余年的设计生涯中,我参与了许多标志性项目的设计工作,例如上海浦东T1航站楼、海口机场和南京机场。对于ADPI集团来说,能够帮助中国制定全面的方法,从而应对二十世纪到二十一世纪的商业航空挑战,这是我们的骄傲。

我希望通过大兴国际机场的竞赛告诉各位我们的设计流程是怎样的。当今航空旅行的大量增长,需要新的机场设施,我们可以看到新一代的旅客航站楼正在建设中。在中国或者中东,例如迪拜的T3综合体,我们今天称之为超大型机场。北京新机场主要的设计挑战首先是规模,新机场具有很强大的愿景,包括不小余五个F类、30个E类以及47个C类的近机位,总机位数达到82个,空侧立面长达5公里。从一开始我们的目标就是管理和降低最小的步行距离,线性的手法对于旅客而言并不舒适,因为旅客的步行距离太长。我们尝试把指廊从两条增加到四条,以减少步行距离,但是步行距离仍旧比较大。然后我们又尝试把指廊从四条增加到六条,同时引入了第二航站楼处理系统,以便每一个点到达其中任意一个处理系统都有可能。最初,我们的重点在于不丢失清晰的定位,确保旅客在通过更大和更长的空间时具有直观的寻路能力。但是我们对上述方案仍旧不满意,我们需要一个更强大、更大胆的方法来设计一个全新的世界级的超大机场。

大兴新机场效果图

让我根据最初的研究来向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的设计竞赛方案。基于我们自己的综合规划、建筑和工程设计资源,ADPI提出了一个精致的概念。这一概念是建立在我们作为一个机场运营商的长期经验和开发标志性的戴高乐机场世界各地一些最大机场的过程中汲取的经验和教训。我们的设计可以通过在项目中引入的六个关键概念来加以审视和理解。我们推出了一个集中式的紧凑的无指廊型航站楼,以确保旅客(包含中转旅客)享有最短的步行距离,同时提高商业营业能力和优化运营。在传统的机场设计中我们经常看到分阶段建设许多较小的航站楼或者卫星厅,再使用内部摆渡车运送旅客,这样不仅导致了很高的成本,也降级了旅客的舒适度。我们的单体旅客航站楼设计可以消除上述这种需求,从而降低建设成本,并且可以增加机场的运营,同时减少碳排放。

当大兴新机场卫星厅建成后,需要APM系统以便达到7200万的旅客量。但是预留给APM的空间位于航站楼地下室,我们保留了值机和安全区域一起规划,以便将来的旅客能够通过公共轨道交通到达航站楼,流程可以直接办理,并不必要经过航站楼上层就能到达卫星厅。我们对国际和国内采用了垂直叠加式的设计,而非水平布局,是为了降低航站楼的占地面积,提高中转连续性。我们引入了两个到达层和两个出发层来应对客流的需求。在航站楼的主楼空间,我们将国内和国际行李提取分到不同的两层。出发流程也在不同的两层,上层服务于常规值机岛和国际登机,下层服务于国内旅客并计划适用于快速无缝旅行,配合自动值机柜台、自动行李托运、自动入境口,甚至是指廊的自动登机。

我们设计的是没有死角的停机坪区域,目的是为了简化飞机路线,限制由于通过相同的滑行道进入和离开停机区域而产生的飞机冲突,确保顺畅的飞机运行,实现有效的回路循环。建筑形状在指廊的近端被放大,以便增加停机位,同时创造出大面积的开放空间以布置花园。这些花园经过专门设计以提升旅客的体验,为每位旅客创造一个安全的港湾。我们将人性化的概念引入机场设计,将旅客放在机场运营的核心位置,让旅客在新机场的旅行体验是快乐的、没有压力的、受欢迎的、放松或兴奋的感受。手法诸如在每个指廊近端布置独特的室外花园,每个花园都有自己独特的设计。旅客在舒适候机空间中可以俯视这些花园,沿着空侧立面还配有宽敞的座椅区域。机场航站楼中有世界上最大的开放空间之一,致力于休闲和购物,配有高端的商业、餐饮、酒店、电影院,甚至可以放置一个游泳池。

最后一个贯穿建筑内外的地面交通中心将航空、铁路、大巴、出租车和私家车的联系达到了最佳。在北京新机场建设指挥部组织的2011年的设计竞赛中,ADPI于2014年9月以带有中国历史象征的、大胆而现代的设计被正式宣布为国际竞赛的获胜者。作为唯一的竞赛获胜者,ADPI参加了北京新机场建设指挥部领导的联合设计团队,协同指挥部对方案进行了优化,最终形成了我们今天所看到的项目。

当这座新机场明年启用时,航站楼将会重新平衡北京周边地区的经济发展,因为在首都南部提供一个类似规模的机场,将会形成两个互补的航空枢纽,北京首都机场在北部象征龙,将在南部落成的新机场象征凤,以达到城市的平衡。

新大兴国际机场是全球最高级的项目之一,启用时将有四条跑道,配备有4500万旅客量,但这一容量几乎难以满足需求的增长。当增加一个卫星厅时,可以达到7200万旅客量,再增加第二个航站楼时,甚至可以达到一个亿的旅客量,配备至少六条跑道,将来可能是七条跑道。占地面积至少为70万平方米的航站楼,建设一个8万平方米的地面交通中心,120亿美元的建设成本,160万立方米的混凝土,5万7000吨钢材。简而言之,这是世界上最大的航站楼建筑。

大兴新机场效果图

航站楼的建筑设计参考了中式建筑的传统原则,那就是将相互关联的空间围绕在一个中央开放的庭院四周,而中央庭院则作为组织日常生活的地方。新航站楼将以同样的方式运作,所有旅客将被顺畅地引入到这个多层复合体、汇聚服务与设施的中心。我们的设计方法是通过建筑的视角来表达,考虑人们的流动、感觉和联系,让旅客感知到航站楼的环境。航站楼本身连接到它的周边环境,一个高效的轨道交通连接位于航站楼下方,通勤列车、城际列车、高速列车以及航空城列车在此通过。内部的旅客可以直观地看到航站楼整体,在中央开放空间可以让旅客感受到航站楼如何运作,从而降低迷路所导致的压力。建筑的高质量可以提升旅客的幸福感,从而提升他们通过航站楼的感受。

开放式的构架不仅可以增强旅客的幸福感,还可以为航站楼未来的发展提供灵活性,通过采用创新的超大立柱,来最大限度地减少结构支撑,可以实施功能布局的调整。国际机场从来都不会按照最初设计的那样去发展,因此我们没有给未来提供一个单一选项,而是设想了一个能够适应任何计划外的多种变化的航站楼布局。我们设计的集中式航站楼可以达到国际、国内不同登机口,例如如果在第二阶段建设国内卫星厅,可以通过对调两个指廊,从国内变成国际客运,以便在主航站楼中提供增加的国际登机口。与非集中式相反,这种改变不需要对建筑进行大量的施工。

最后我想强调一下我们之前提到过的机场环境。机场并非孤立存在,我们的视野必须超越机场的界限,将它放置于更大的背景之下。基于其广阔的土地面积、空运体量和覆盖区域,超大型机场将会对周边环境产生重大影响,机场与环境之间的相互作用包括自然、城市和农业方面,将会随时间变得更强,因此需要在区域的层面进行均衡规划和管理。ADPI已经意识到需要发挥战略设计的作用,以确保在地区层面为机场发展提供一个统一的愿景,而只有所有的利益相关者和使用者精诚合作,包括在机场层面以及更大的社区层面,才能实现这一愿景。作为总结我想说的是,我们现在都看到了大型国际机场的图像从竞赛到优化阶段,直到最终的设计,见证了其建筑风格的演变,但是真正保留、未曾改变的是项目的主要功能概念,因为它强烈、坚固,最重要的是它的合理性和创新性。(畅言网整理自“理性•创新”——大型航站楼建筑设计发展论坛上Jean-Charles CONTENT的发言)

编辑:Julie
标签:航站楼ADPIJean-CharlesCONTENT大兴新机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