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蓬:当前养老建筑设计要重点满足经济性

刘蓬,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的一位女建筑师,她外在清新素雅,让人印象更深刻的是这份淡然背后散发的积极能量。她对设计的热爱和享受,对生活和工作的乐观和清醒,言语间的干脆利落和严谨认真,在我看来都是一种别样的可爱魅力。在她字典里没有“压力”这个词语,忙碌的工作状态在她看来是无比快乐的事情,是值得珍惜的机会。访谈中,刘蓬分享了她对养老地产和养老建筑设计问题的理解,依然保持非常理性的认识。她认为养老地产发展一定是和国民经济的发展程度相匹配的,相应购买能力的欠缺导致行业不会突变发展,而养老建筑设计也要结合市场为甲方提供更加经济性的设计方案,不断总结和提升,做好技术储备是设计公司首要做的事情。

刘蓬,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主任建筑师

养老建筑,设计机构做好技术储备成为关键

畅言网:您如何看待养老地产和养老建筑设计在中国的发展现状?

刘蓬:养老地产和养老设计是两个概念,养老地产属于运营管理层次,养老设计属于解决技术问题的层次。养老地产是与国民经济发展水平相匹配的,很多地产商抱怨政府不给补贴政策,实际上这个人均产值的水平相关。不是政府不重视养老地产,这件事情只能逐步发展。从设计角度,我们能做的是,无论在什么条件下,承接的设计项目都要研究透彻,做好技术储备非常关键。我们没有可以抱怨和等待的,需要做的就是充分利用各种资源,提升设计品质和项目品质,促进养老设计行业的发展,从技术上做好储备。

畅言网:对于养老建筑的设计,您认为设计师应该主要考虑哪些设计要素?

刘蓬:养老项目对建筑设计有特殊的要求和限制,设计要关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设计要注重复合性。养老建筑兼具居住建筑、酒店建筑、休闲建筑、文化建筑、医疗建筑等多重的功能性,各种功能组合之间的关系要合理解决。

第二,养老建筑和各类型建筑相同要具备强烈地域性,不能因其本身的专业性忽略地域性。没有地域性不可能做到专业性。

第三,正因为养老建筑和国民经济发展需求有落差,所以设计师要格外注重经济性。因为现阶段开发商做养老地产是不赚钱的,设计对成本的控制就显得尤为重要。让设计的专业性和经济性有很好的结合,这是养老建筑设计的核心问题之一。

第四,养老建筑既要考虑老年人的需求,还要重视护理人员的需求,他们也是建筑的使用者。大家往往忽略这方面,护理空间的舒适度和使用效率,也是衡量养老建筑功能设计是否成功的重要因素。

第五,养老建筑自身设计的要科学合理,设计的专业性要关注精神上和生理上的需求,老年人有时候精神上的专业性是和生理专业性是相矛盾的,有的老人明明站不起来但还是坚持站立,从这点而言,设计要寻找到合理的结合点。

畅言网:在以往的养老建筑设计经验中,有哪些成功的设计方法,或者需要改进的地方?

刘蓬:我考虑的是比较具体的问题,首先关于养老建筑的经济性,建筑的层高控制是对经济影响比较大的。设计师要争取在有效的层高里达到最大的净高,在设计阶段如果能做到穿梁的管线要尽量做到穿梁,在做穿梁的时候要通过仔细校核,互相提洞。虽然具体过程会复杂、费神一些,但是带来的经济效益还是很可观的。在建筑成本控制不是很严格的情况下,不会显现出重要性,但是对于养老建筑经济性这方面非常重要。有测算表明层高每升高10公分,造价就会增加5%,所以养老建筑层高要低一些,这里,我所指的养老设施属于公共建筑,喷淋、综合线槽等技术设计要比普通住宅要求高,所以层高控制难度比较大。

对于适老化设计,设计师要按照国家相关的设计规范考虑得更加全面和细致,规范只是规定原则,具体应用设计要做到细致周到。国家今年5月出台了养老设施设计相关规范,非常全面,我们要研究透彻。

养老建筑人性化设计上,最重要的是交流空间的丰富和多层次体现,但是要有一个清晰的界限:能够自理老人和不能自理老人要分隔开来,否则会产生不好的心理影响。

养老建筑中的医疗设施和使用人群是相关联的,养老设施一定要具备相应的护理和康复机构,这个比例和程度国家的相关规范都有规定,是对设计的参考。

北京乐成恭和苑

突变发展不可能,养老地产是必须市场调节的事物

畅言网:CCRC是在国外养老社区一种很成熟的运营模式,这种模式国内借鉴过来的前景如何?

刘蓬:国外养老建筑的设计模式和成功的设计手法我们完全可以借鉴,但是CCRC是一种养老社区的运营模式,这不是看明白就能借鉴的,这和国民经济发展水平有联系,不能盲目地拿来主义。国内外的“土壤”不一样,种下去的“种子”不一定能成活。国内也有应用CCRC,但是比较少。

我在国外居住时,他们的住宅区里面都会有一栋适老化住宅,销售得非常好,相当于就地养老。国内有的开发商曾经也想尝试这种模式,结果不仅建造成本提高,而且销售价格降低了,也很难销售。这是因为需要养老建筑的阶层欠缺购买能力。中国大部分老人还是居家养老。所以说,养老地产对国外运营模式的借鉴和设计的借鉴,难度和内容都是不同的。

畅言网:我国养老地产在未来几年内会出现比较快速的发展态势吗?

刘蓬:养老地产的发展近几年不太可能发生突变,但是渐变发展是一定的。我们不能心急,要和国民经济的发展程度逐步相匹配发展,发生突变不太符合逻辑。事实上我国养老地产不是需求不旺盛,而是有相应承受能力的需求不旺盛,但是如果销售价格降下来,开发商又不能接受。

从这方面讲,我国主张建立居家为基础、社会为依托的,机构养老为支撑的体系,全国的标准是“9037”,我觉得这个比例要依靠市场来决定才是正确的。正是因为国家制定了这个比例,但是没有市场来支撑,所以各个环节产生出很多问题,开发商反过来就会觉得政府补贴政策欠缺。实际上,养老地产是必须市场调节的事物,不是政策层面能够解决的。

畅言网:养老地产方面国家政策支持力度如何?市场上有比较成功的开发模式吗?

刘蓬:可以说国家支持力度不是很大,从事养老地产开发的企业不是太多,那我们项目的甲方为例,“乐成恭和苑”,他们的养老地产有很高的追求,希望在满足政策要求下做成真正符合市场又有追求的产品。他们有自己的品牌、运营团队、培训机构和完整的运营体系,是一种综合型的养老产业模式,但是这种模式在中国的推广也在探索之中。

国家不是没有养老的需求,而是能够负担的起的需求欠缺。经济在不断发展,我们的人口基数也在不断增大,但是养老产业不会发生突变,因为这些不是某个行业决定的,而是由整个社会的经济发展水平决定,养老地产的运营模式还是处于摸索阶段。

畅言网:您对国内养老地产发展还有哪些建议?

刘蓬:作为建筑师,我提一些设计方面的建议,因为整个行业处于摸索阶段,通常开发过程长于设计周期,从设计环节来说接触业主、项目类型比较多,设计不仅要做完项目,更要经常归纳总结,在不同开发商的合作中积累的经验教训,加强总结和积累,这是设计行业特有的优势。

第二,对于国外养老建筑先进的设计方法、技术上的研究成果,我们可以结合自己的实践合理借鉴,实现吸收和提升,做好设计方面的技术储备。总之,在养老地产运营方面,我们可以给不同开发商提供经验,技术上要加强总结。

北京乐成恭和苑

忙碌的工作让我体验设计的快乐和美好

畅言网:作为一个女性建筑师,您如何平衡好工作和生活的关系?

刘蓬:我所在的是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1S1建院设计所,设计类型覆盖民用建筑的各个领域,包括居住、办公、商业、会展、体育建筑等。我们的设计原则是:这个项目可以不接,接了就要追求卓越的品质,我们每个项目共同点就是对品质的高追求。

从事建筑师这个职业,无论男女都很辛苦。解决好家庭、工作的关系,要看是否发自内心地喜欢这个行业,对于设计的热爱是我能处理好问题的根本。在工作中,要最大化地发挥人的最大价值,这个时候压力就不是压力,就会成为动力。

国外求学和工作经历使我特别珍惜国内的工作机会,出国之前从没有觉得在国内工作这么快乐,国外所有比较好的设计事务所都在做中国项目。

畅言网:您如何理解设计过程中,设计师创意实现与甲方需求的矛盾?

刘蓬:我主张设计既要理解甲方的需求,又要超越性地实现甲方愿望,这是设计的难度所在和价值所在。理解甲方同时也要超越甲方,实现他的愿望。设计要求的沟通不是妥协,相反我认为甲方的需求就是社会的需求,就是项目存在的需求,而不是他个人的需求,满足甲方不是妥协,而是价值所在。

设计最美好的地方在于,通过我们的设计使人们的生活变得更美好,实现了业主愿望的过程是设计师最快乐的事情。当业主各种要求和设计师设想不一致的时候,实际上是一种设计的动力。

有的观点说大院里面的设计压力比较大,而我的观点恰恰相反。我没有感觉到压力,承接项目代表一种承诺。事实上甲方给的压力也是社会的需求,对我来说,正是设计者提高管理水准和设计效率的机会,是促进团队技术提升的机会。实际上时间短、任务紧,是值得珍惜的机会。如果看到国外设计市场的萧条背景,就会改变想法。

现在忙碌的设计工作在我眼中是特别快乐的事情,设计师才有机会赢得市场。我们才会在世界建筑舞台上拥有话语权,所有理想和抱负才有施展的机会。

畅言网:您如何看待中国建筑设计水平?境外设计公司的涌入会带来哪些影响?

刘蓬:不仅是建筑设计,一个国家整个设计行业水平一定是和经济发展相匹配的,不是某个人一蹴而就能解决的问题。设计师真正对行业做出贡献,就是把每个设计做好,才能促进整个行业发展,正所谓“水涨船高”。每个设计人员都要认为我是决定设计行业发展的一份子,才会形成行业互相促进,互相提升的状态。

国外设计团队的竞争对国内设计行业是非常好的事情,能够促进和提升国内建筑设计水平,比封闭状态要好太多。当前夸张、炫目、异形的建筑能够落地建成,市场最有话语权,尤其是设计行业,最后谁的设计能够落地,说明他是被社会接受的,谁就适应现在的市场。对于建筑美丑判断和价值判断是很个人的东西,任何人都很难代表社会的观点。

海口乐成恭和苑

海口乐成恭和苑

编辑:Helen
标签:设计北京建筑设计研究院刘蓬养老建筑经济性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