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das:协同工作平台

Aedas主席Keith Griffiths

Aedas全球董事韦业启

在Aedas成都办公室开幕十周年之际,Griffiths和韦业启高度肯定了成都办公室十年来的发展。他们认为在十年之前的成都发展速补并不快,这其实为刚刚过去的十年成都的大发展积累了很多的经验。而现在成都发展的经验,又可以成为其他城市的借鉴。

随着中国经济开始出现下行,建筑业市场开始不景气。在这种情况下,Keith却认为这是Aedas发展的另外一个机会。他认为市场低迷的时候,开发商会更加谨慎地选择设计,而Aedas不但具有很高的水平,而且通过在中国的多年发展熟悉中国文化和实际情况,能够提供更好的服务,所以反而现在是Aedas最好的机会。关于设计与管理的时间分配问题,Keith介绍了Aedas独特的团队协作工作模式,通过这种工作方式,Keith和韦业启身为公司高管,但是还可以有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建筑设计工作中。

我给成都办公室打100分

Q:首先恭喜Aedas成都办公室十周年。作为Aedas的主席,您怎么评价成都办公室在过去十年间的表现?能够打多少分?

Keith Griffiths:我们很幸运十年前在成都成立了分公司,十年间在这里完成了众多大型项目,其中大部分来自国际开发商业主,也有一些来自本地开发商,我们在与成都的建筑领域一同成长,我给成都办公室打100分。比起其它的中国一线城市,成都的开发要晚一些,这其实是成都非常幸运的地方,因为这意味着我们在其他一线城市获得的经验可以被借鉴和应用到成都,让设计更加成熟和细致。

Aedas在25年前就已经进入了中国,我们有非常强大的设计团队。成都办公室的成长,借助了我们总部的经验和我们对当地的了解。中国是一个非常大的国家,拥有非常多的城市和地区文化,Aedas在中国经历长时间的发展,对中国的城市和文化有了深入的了解,这对我们开展设计工作是非常有利的。我们有非常好的工作模式,就是一面借助我们优秀的国际平台,一面立足当地深入吸收当地文化,使我们的设计既国际化又接地气。我们在向过去的经验学习,向国际的经验学习,向当地的经验学习。正是因为这些因素,在过去十年中,成都办公室的表现非常好。例如我们的成都仁和春天等城市综合体项目、铁狮门成都麓山大道住宅项目等等都可以为其他城市的开发起很好的示范作用。Aedas在西方很多国家都有代表项目,现在很多西方发达国家的城市如伦敦和纽约,也可以从亚洲,尤其是中国的城市建设中汲取经验,我最近即将发表的一片学术文章会深入探讨这一发展趋势。

韦业启:成都在前几年发展比较慢其实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成都可以从之前很多城市建设的优秀经验中学习。现在中国的城市综合体设计可以说在全世界是最先进的,所以现在很多国家都开始向中国学习了。成都的发展不仅仅是过去一段时间经验的总结,更可以为未来的发展提供一些经验。建筑设计和城市的发展是讲究经验积累的,从经验里面总结教训,学习用不同的方法去处理问题,是非常重要的。

向成都学习

Q:成都办公室的创立,是随着中国西部大开发的策略开始进行的吧。现在看来,这个布局对于Aedas在中国,甚至全世界的业务,有什么样的作用?

Keith:成都城市发展模式的最初阶段相对比较简单,在项目开发的过程中,没有过多的城市控规和限制的束缚。所以我们在成都做项目的时候,能够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建筑设计本身上来——关注人们的工作方式、生方方式,以及一些不同的生活习惯。举个例子来讲,如果我们要在上海建立一个大型综合体,会很有非常多的限制,这些限制从某种程度上会影响我们做建筑设计时从人们生活方式和工作方式思考的初衷。

因此成都有点像我们的一个测试平台,让建筑师在不受城市控规和其他过多限制束缚的情况下进行设计, 真正去优化和完善各种建筑类型:比如建造住宅,我们就可以更多地关注人们的居住方式和生活习惯;要建造一个大型购物中心,我们可以更专注其建成后会给人带来怎样的消费和娱乐体验。另外很重要的是,因为成都的项目开发规模都很大、很具有综合性,包括了各种组成部分如居住、工作和娱乐,这些部分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被优化组合,而这些项目的开发中所获得的经验,又可以应用到其他城市去。

韦业启:我们从来不是以‘闭门造车’的方式创造建筑,而是需要了解文化和生活模式,以之营造一种‘环境’,这对于建筑师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工作,所以我们的建筑师可以设计不同类型的建筑,创造出不同的生活空间。成都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地方,和中国其他城市都不一样,这里的生活习惯与饮食都与成都的气候有关系,这里有两三千年的悠久历史,这些都是设计中很重要的因素。利用对这个地方的了解,我们做建筑设计的时候,将成都的生活模式进行了最大化的推进。这是我们学到的最好的事情,让我们在一个新的城市做设计时候,都会重新评估我们的建筑设计。这是成都给我们的一个非常大的启示。

经济的低迷反而是Aedas的机会

Q:中国这几年开始建筑行业也开始不景气,在Aedas看来,这会是长期的吗?长远来看,Aedas会如何考虑在中国的发展?

Keith:首先,国际建筑设计公司所占有的中国建筑市场份额不超过5%。在中国,有太多建筑类型包括工厂厂房、学校设施等等,都是Aedas还没有介入的领域,是广阔的潜在市场。在市场大环境不景气的时候,开发商也会更加小心,为了获得成功,他们需要选择更好的设计和更好的产品。所以,对我们来说市场的低迷其实是一个机会。Aedas是一个非常好、常成熟的国际公司,有很多高水平的设计。当城市高速发展的时候,开发者没有时间去做彻底的改变, 往往是利用固有的开发模式不停复制,快速建设。只有当市场不好的时候,人们才会开始反思以前的发展模式是否正确,这个时候设计的指导思想就需要创新了。Aedas着重于建筑产品的创新,所以现在是我们最好的机会。

以成都为例, 最初的城市开发是以住宅项目和办公楼项目为主, 而当银行收紧住宅开发贷款后,很多开发商就把精力转移到了一种更加复杂的地产开发类型,即商业综合体。开放商都把综合体看成了出路,大量投入做了很多的综合体项目,这其中也包括富力地产和万科等。而建设商业综合体的目的是为了创造‘场所’,创造商业空间和公共空间,是为了给城市或城市的某一区域创造具有吸引力的‘中心’。但现在的情况是,很多地区并没有足够数量的本地消费人群来支持如此规模的商业综合体,于是为了较快地实现盈利,一种新的叫做‘商业街(Shophouse)’的模式出现了。这种商业街模式一般由3-4层(有的还有露台)的零售店铺构成,为街道增添了很多活力。

但是,我们注意到过去的4年间在中国,由于过多的重复开发,现在的商业街也已饱和,甚至供大于求。我们觉得为了解决这样的问题,通过精心的设计,这些商业街可以成为临街商住两用店铺,或是小型公司,或是办公住宅组合产品,在一些东南亚国家如马来西亚可以经常看到类似的街道建筑和业态模式。欧洲也有,比如老的房子,下面几层是商铺餐饮,上面是住宅。 我们相信这将是中国商业街的演变方向。

城市综合体的可持续发展

Q:中国很多城市开始兴建城市综合体。但是中国居民的购买力有限,城市是否需要这么多的城市综合体?作为业内领军的设计公司,Aedas设计的城市综合体会给其他的城市综合体带来什么样的示范作用?

Keith:从数据上来说,不成功的城市综合体的比例相对较小,要比成功的城市综合体的数量少很多。中国现在开发的城市综合体数量的确很大,显然不会每一个都成功。在热钱涌入、贷款容易的环境下,肯定会出现一些不成熟不适当的开发。所以,从建筑师的操守和自我要求来说,有两点很重要:首先,我们的设计是不是能够可持续发展;第二,这个设计是不是具有很强的适应性,在需要的时候可以被改造利用。

需要注意到很有趣的一点:建筑建造过程中70%的建设成本和80%的碳消耗,都是发生在建筑的地基和框架结构中。所以,如果通过我们的设计让建筑的地基和框架结构可以灵活地被再利用,这样的建筑就能抵御市场低迷的挑战,具有出色的可持续性。中国所最常见的建筑形体其实是很理想的,基本上有两种类型:一种的宽度是20米左右,另一种是35-40米宽的正方形或长方形。核心筒的设置与建筑的使用功能关系非常密切,灵活的核心筒设置能够提供很多的平面布局选择。

有一个值得注意的数据——10到12米的深度,这是一个非常基本的空间划分数据,不论建筑是什么功能,都能创造合适的尺度——办公楼、住宅、酒店,都是合适的。国内很多的建筑平面都是柱网式框架布局,所以空间非常灵活。现在很多大型的商业综合体都拥有很多不同的功能,目前普遍是使用商业零售把这些功能维系在一起,但这并不是说要永远用商业来起到这种‘粘合剂’的作用,所有与社区有关系的如文化、教育、休闲娱乐等多种设施都可能成为未来的‘粘合剂’,产生出更加复杂的建筑产品,我相信这会是亚洲的发展方向。

高水平的设计实力和对中国情况的了解

Q:很多设计公司都在实现设计的专业化,找到自己最擅长的领域。Aedas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公司的竞争中,会如何实现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Keith:有些大型外资设计公司在中国承接项目,但是是在其他国家做设计。他们可能做过很多对商业建筑,对商业建筑非常了解。可是他们在国外,不是在中国工作,他们对中国的了解就有限。他们不能对中国的每一种建筑类型都了解,对中国人的居住方式不了解(因为有很多规范),对中国的商业情况也未必了解,而商业发展是与当地的文化分不开的。Aedas是在建筑当地进行设计,包括吸引当地的建筑师参与工作,他们都对当地的情况非常了解,这能够保证我们在建筑市场里面是最当地化的。现在的超高层建筑设计在美国都不是很多,主要都集中在中国和中东,美国现在有什么最新的先进经验来让亚洲借鉴呢?

Aedas有一个统计表,里面注明不同的建筑类型,对应的我们自己的专家,对应商业建筑的就对商业建筑非常了解,对应住宅就对住宅非常了解。再比如所有的一级方程式赛车都是在一个离伦敦30英里的小镇里设计研发的,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因为一级方程式赛车是一个具有竞争性的商业领域。而高层建筑科技和新的建筑类型则都集中在中国,过去10年间,所有的高密度开发解决方案都是在中国被开发出来的。中国最先出现1百万平方英尺的购物中心,中国的大型商业休闲娱乐中心设计经验,可以向其他国家推广出去;中国最先出现了Loft, Soho等建筑类型,是其他国家没有的,是专门针对中国的问题做出来的,所以其他国家的建筑师根本不了解中国的问题,他们不可能设计出中国需要的建筑。而这正是Aedas所擅长的。

设计的环境和创新的环境筑龙网:Aedas是一个全球性的公司,每一个国家和地区的人们都会有自己独特的价值观。Aedas会使用一种什么样的策略,会让不同国家、不同信仰的人们都认同Aedas,并且一起为Aedas的未来努力?

Keith:这是一个我们每天都会提出的问题, 我们也有很多相应的答案去应对其中不同的方面。

我们的每一个办公室,甚至每一个项目团队都具有多元文化,这是非常好非常重要的。我们有一个协同设计的系统:主创建筑师身边有一个与他合作的建筑师,他们可能处于不同的城市。这可以让我们用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不同的思想和方式还是很多的,我们的建筑师来自不同的地方,像我们的大脑一样,通过神经联系在一起。建筑师虽然在不同的地方,但是他们可以和异地的同伴沟通,这个平台就像大脑一样,能够帮助我们把设计思想发散出去然后再收回来,最终形成最好的设计方案。

Aedas有设计的环境,还有创新的环境,我们会把不同的意见放到一起,在不同的方向中找到最合适的方向。这是做设计的方式。为了提高建筑师的设计水平,也是为了让工作更有趣,我们一个阶段就会评出最新的前100个设计作品和最好的40个设计作品。所以,如果不与其他建筑师合作的话,就很难进入这个名单,因为可能会缺乏大家的认同。在Aedas的工作环境里,大家的认同是很重要的。 我们总是在寻找衡量自己工作成果的坐标:是否能经常拿到建筑奖项?业主是否对我们的工作满意?我们也会自省是否做了一个好的设计?我们总是在寻找衡量的坐标,然后不断改进提高自己。

Q:这样会不会加重我们的沟通成本,造成效率下降?

Keith:现在信息通讯技术很发达,利用互联网技术,我们可以提高沟通效率。我们拿到一个项目竞赛,利用视频会议进行多办公室之间的实时沟通,另外,我们在当地工作,了解当地的情况和想法,而且我们又有国际的设计经验,所以通过沟通可以很快地形成概念,并及时与业主沟通得到反馈意见,进而做出反应。而有一些其他国际公司的的模式则很辛苦,因为他们的设计团队不在当地,有可能主要设计师都在纽约或伦敦,旅行的成本很高,而且很难真正做到及时地与业主沟通,得到业主的真实想法。

创造全球工作平台

Q:您二位都是企业的高级管理者,而且还在做建筑设计。这两种工作都是非常耗费时间和精力的,您会如何分配自己的工作时间?

Keith:我们在2000年的时候重新规划过公司的发展模式, 我们对建筑设计行业进行过研究。事实上,设计公司的管理模式是非常简单的:根本来说,我们是一群专业人士组成不同的团队,设计产品,然后提供给业主。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需要管理的内容包括给业主的合约,业主支付的项目费用,还有其中最重要的——管理我们的设计团队。传统公司是往往由一个人控制了太多的方方面面,这可能也是因为他们员工的教育和受培训程度有高有低,而Aedas的员工都是专业人士,具有很高的个人素质,管理难度就会小一些。在Aedas,每一个设计团队的领导都要管理好自己的团队,包括团队的收入、合约、设计等,每一个团队都是一个独立的商业体。另外有专业的支持部门, 如财务、IT、人力资源和法务等来协助这些设计团队。

在这些执行层面的管理之外,我们需要人来把握公司宏观方向和决策, 由我和韦先生在内的7个人组成的全球董事局的职责就在于此。我们大概会花20%的时间和精力在管理上,其他的时间都是用在项目设计上。我不需要很费心地去保持公司的正常运转,这个体系已经是一个自行运转的有机生态,我需要做的只是轻轻地去推进和鞭策,这是我们管理的理念。其实,如果让不懂设计的人去领导建筑师,很难形成有效的管理。所以,我们就是创造一个全球平台,吸引世界上一些极具天赋的建筑师来到Aedas工作, 得到他们所需要的最新信息与设计交付系统的支持,来实现真正的世界顶级设计解决方案。

编辑:Zhenye
标签:Aedas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