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琳:“绿见十书”之“高端住屋与可持续设计”

高端住屋与可持续设计

以LEED认证高端住宅,就好比是汽车工业中需要欧三欧四的标准,又好比是旅游业中的酒店餐厅需要星级评估-规范化、标准化、性能化总是好事。但我认为当前国内的地产绿色认证的初衷还主要是地产市场因素使然。高端住房是市场问题,低端住房是社会问题。高端住房是否可以真正地做到综合效益的可持续化,我们乐观其成。

但我认为,以高端住房引领绿色变革会是有效的推动。因为在一个发展中国家,普罗百姓总会着眼于那些社会中上层的趋势。不是吗?在村子里,人们总是盯着大户人家而希望也有那样的生活和住屋。绿色的高端住房应当引导什么方向的问题是关键。

国内的高端住房的绿色发展有迹可循,已经逐渐走出了背离因地制宜的误区。从类似恒温恒湿这样的高保温高舒适度的北欧技术模式,发展到更为注重社区整体环境的被动设计优先的住房,再到强化社区绿色基础设施和集中化管理的低碳住房,这些轨迹也在跟随先进国家的永续住区趋势发展,而更加注重低碳社区的居住和社区内涵。 

相对于绿色技术的环节和细节,理想的高端住房更是人、营造、科技、生态是密不可分的整体。它的开发需要做出化零为整的努力,推动以人为本的价值观,展示家居新形态,提高市场及公众的认知和期望。

高尚的住房与高端的住房、豪宅有很大的差异。目前世界上的所谓高端住房和大部分的豪宅与绿色并无特别关联。在这个意义上,我更希望我国逐步走上高尚社区的方向。西方有高尚社区的潜在定义。我的经验是,高尚社区与社区认同感、基础设施、文教设施和居民的整体素质有关联。近些年,高尚社区已经逐步将低碳生态生活视为重要因素。比如闻名的英国威尔士的Machynlleth生活社区就是理想的慢活环保住区的体现。

一个低碳低能耗的社区,如果切实的话,其意涵并非LEED可以涵盖,比如环境政策、维护品质的技术和设施、社区的影响力、开放性等等。

我的观点是,依照LEED采用某些环保措施,仅仅是绿色高端住房“环境正确”(environmentally correct)的起步。我们无法量化在LEED背后隐藏的巨大的,实际上可能与绿色千丝万缕的经济利益,就好比当前有的说法是,气候变化也是一个经济殖民的大阴谋。对此,我不予置评。无论如何,有些真正的绿色社区和绿色建筑往往很难通过标准化的绿色评估,所以才有BEAM的BESPOKE特制评估。很显然,充分利用被动设计整合自然资源而较少利用主动设备的朴实得真环保建筑往往在评估时处于尴尬的地位。另者,在微小的局部以装备特种部队的方式赢得LEED奖项,进而放大宣传到整个项目的伎俩也屡见不鲜。如此,就是环境不正确,而是投机取巧,或是“看上去很绿”。实际上,绝大多数的绿建住房缺乏绿色后期评估来建立“环境正确”的基础。

目前,中国的高端住房最为需要的是营造一种可持续的生活样式,并具有居住的幸福感。能呈现反映出当代最先进的LIFESTYLE,所表现出来的建筑才够资格是高端社区;绝对不是华丽和大宅而已。与自然融合的环境、充足的阳光空气、健康舒适的物料、智能化、安全管理、以及体贴的生活方式经营都是理想住房最基本的素材。

高端住房概念如若突破,需要首先反思传统的规划建筑方法,而采用绿色创意和环保技艺,结合生态技术和智能化,建造提高可持续性和能源资源效益的高素质主流商品房屋,同时增强生活体验、健康和舒适。高端住房需要更加注重创意永续的设计美学。这样的话,需要更高程度的规划与设计整合,特别是绿色生活方式的设计、管理和引导。

很显然,绿色的特质和性能,相对于地段等因素,目前并不能直接转化为地产的价值,而更多的认证则是市场品牌和企业价值考虑。因此,往往是大型的开发商更会主动地接纳绿色环保性能的融入。这样可以寻求市场定位差异;也较能承受绿色技术带来的溢价而长远收益;也满足企业自身发展的硬件和软件需要。

有时候,高品质住屋的研发和推广还是国家支持的事业。比如早在十多年前,INTEGER就依托英国建筑研究院(BRE)领导了一场住屋的革新。这个住屋的开发过程比技术本身更重要。“从梦想到现实”是INTEGER 的一句名言,并在这个“千禧屋”(Millennium House)住宅项目中得以实现。这座住宅从设计到建造到完成和投入使用只用了18个星期的时间。其中没有任务书的约束,也没有预算过程,投资者捐助了材料与专业技术,并且工作时间可以灵活控制。这是一支致力于建造一座世界上最具革新意义的住宅的真正的专业团队。建造过程被伦敦BBC电台拍摄下来向公众播放,并在Carol Vorderman 主持的热门节目”梦想家园”中播出。

再比如,INTEGER规划设计的获奖的昆明世博IN的家项目就是高端环保社区的一次实践性的研究过程,它是南中国第一个生态及智慧化住宅区开发项目。专案包括了一个两千平米的游客和展览中心和4座大小不一的原型的生态及智慧化示范住宅建筑,为整个255公顷社区展示未来生态和智慧化家居的视野。这个工程致力于发展的特点包括:一种可持续的、环保的、利用开放式智慧化技术的、改善现有住屋水准和建造技术的、适合中国西部地区的城市化发展的住宅形式和生活形态模型。通过开放式的游客中心和示范工程的展览促进教育和公众参与计画。广泛合作的研究项目贯穿于整个项目的设计、建造和使用过程,包括持续长期的后续项目的研发,如竹结构屋的性能测试、90平米公寓绿色智慧住宅示范研发、与生态旅游相关的公寓式INNHOUSE隐舍酒店等。通过IN的家项目整合近百计的合作伙伴,为营造可持续和高品质的住屋提供改革及创新的动力。广泛应用绿色与智慧建筑技术。

长远地看,住屋的开发是终究应当是一个产品,所以应当具有产品的特性。比如,像汽车、冰箱一样发展性能评估、相关的性能保障和保险体系、售后服务(比如房屋组件的更替维修等)等。这有这样,我们才可以发展更为严谨的高品质住屋体系,更为牢靠、美观和实用。

生活方式与产业存在巨大的结合点。在研讨住区与环保建设的关系时,就一定有必要建立生活方式与环保建筑产业的关联。可持续的取向是产业政策鼓励发展低碳减废的生产模式,例如,利用回收材料生产建材或是预制高质量和性能的构件,开辟环保新材料和工法建造现代竹屋。同时,这样的应用产品因其性能、价值和设计在日常生活中广泛应用而减少环境负荷,并在使用中让人们体会到环境品质的提升和整体生活样式出新。在这样的情况下,产业和生活方式互动,目标是一致的。所以,对可持续生活方式的有效推动,核心力量是“创意体系”。

已经参观过“千禧屋”的千万计参观者中的很多人都想知道如何才能购买这样的一座INTEGER住宅,并且质疑为何住屋的建造者没有将这类的住屋推广到广大消费群中。这是一个有趣的现象,它表明一个完美整合的环保绿色家居所产生的魅力会引起共鸣,并且得到的结果是使人们对住屋品质的期望得以提升,而最终会持续成为维持资产价值的支柱因素。住屋不仅是一片屋顶下的几间卧室和窗外的几片绿地,而是一种可以推进改善生活品质的工具。这才是可持续发展的真正意义。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郝琳,生于北京,清华大学学士、伯克利加大硕士、剑桥大学博士,现任Oval Partnership都市建筑事务所和Integer绿色智能事务所董事合伙人兼可持续设计总监。其主脑设计的建筑作品屡获国际和亚洲指标性建筑奖项,如RIBA英国皇家建筑师协会国际建筑奖、两度DFAA亚洲最具影响力设计奖、两度Perspective透视设计大奖总冠军奖、MIPIM都市更新设计奖、Bloomberg中国最佳住宅奖等。

相关文章:

郝琳:“绿见十书”之“末日、新年、建筑的新局”

郝琳:“绿见十书”之“设计长思”

郝琳:“绿见十书”之“社会性的住屋”

编辑:Ryan
标签:设计可持续郝琳高端住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