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izabeth Diller:设计激发街道活力的文化建筑

Elizabeth Diller是一位生于波兰的建筑师,她从库珀联盟毕业后,与其丈夫Richard Scofidio创办了建筑事务所。公司最出名的项目是纽约废旧铁道改造的“高线公园”。在同媒体的采访中,Elizabeth介绍了自己的背景和创作经历。以下是畅言网整理的访谈内容——

问:您在波兰度过的时光,以及在美国度过的移民生活如何影响了你对建筑与艺术的看法? 

Diller:我并不把自己看做波兰人。我父母将我作为欧洲犹太人来养育。我的家庭曾饱受大屠杀之苦,在他们的眼中,波兰和德国同样有罪,所以家人从未强调我的波兰身份,尽管波兰语是我的母语。但我感觉我的欧洲血统多于美国,也许这和我父母的教育方式有关。我五六岁的时候来(美国),又过了好几年才开始阅读英语,所以我几乎吸收了欧洲的一切。 

问:您如何对建筑产生兴趣的?

Diller:我从John Hejduk(库珀联盟学院前建筑系主任)那里以另一种形式理解了建筑,他以分析和创造性思考的方式向我展示了建筑学的面貌。于是我决定改换专业,从艺术学院转到了建筑学院。

我不愿因为建筑是一种职业,就去培养对它的兴趣。因此,我在毕业时从未想过成为一名盖房子的职业建筑师。我对空间和文化相关的工作很感兴趣,但是这种工作可以通过任何媒介在任何尺度上实施,也不需要客户。所以我开始独立创作公共空间的艺术装置作品。

波士顿Eli Broad博物馆

问:您曾在采访中谈到一个剧院的创作。能介绍下这个项目吗?

Diller:我们将剧院的形式进行了大幅度的结构改造,舞台的空间布局完全改变,不过舞台还是和音乐设施实现了连接。我们同作曲家David Lang合作,共同构想理念,设置布景。我们希望创造后工业城市风格的剧院。项目十分有趣,风潮有时会出现轮回。

问:请谈谈波士顿Eli Broad博物馆设计流程。我听说外立面几经更换,您将之称为覆盖在拱顶外部的“面纱”,后者采用轻质预制混凝土,起到重要的结构作用。

Diller:我们的设计有两种方式。我们倾向于传统手法,但是工程师认为外立面最好使用大跨度的预制混凝土板。我们开始研究抗震要求时,发现要加入太多的钢筋。在这方面花费了不少时间。所以,最终还是采用了初始方案。

纽约High Line高线公园

问:您声称这座博物馆将有益于促进行人交通和街道生活。但这个区域一直不太活跃。

Diller:改变历史因素很困难。一座建筑要解决所有问题不太现实。目前,场地上不全部是办公楼,也有文化建筑,每座都有助于提升街道活力,建筑旁边的人行道非常重要。

编辑:Ellen
标签:文化建筑美国建筑师ElizabethDiller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