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宁:疏通城市肌理从拆围墙做起

豪尔斯地产董事长、著名楼市分析专家、户型设计专家、建筑师李小宁

记者在豪尔斯地产公司的办公室里见到了李小宁董事长,他爽朗而健谈,在诸多领域都有深入的研究,他是国内著名的楼市分析专家、户型设计专家、建筑师,出版了几十本个人建筑著作,是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干部学院及全国多所大学建筑学院的客座教授,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保障房专家,主持过近百个别墅、高档公寓、普通住宅和保障房的户型及建筑外立面的设计工作。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他的足迹还曾经踏遍全球50多个国家,也曾常年在电视台等机构主持、参与房地产节目及论坛,并担任各类评比活动的专家评委。

求异思维填补国内户型研究空白

我很好奇他如此旺盛的精力来源,李小宁笑着把这归结于他喜欢“求异”的思维模式,十几年前最早开始对于户型结构研究的时候,他注意到国内这个领域几乎是一片空白,对于住宅设计如此重要的一个环节,不但在专业的大学建筑系里毫无相关课程,而且建筑师同行似乎也不太重视。

李小宁是国内最早开始做户型研究的专家,并由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出版了多本户型研究方面的书籍,各种户型都有涉猎。李小宁自信地说“国内户型这方面没人能做过我,万科、保利别看名头大,他们的一些户型也做得不合理,我在书里点名指出了他们的项目在户型设计中的各种不足”。

问起近期的工作重点,李小宁说自己最近在山东青岛做了一个别墅项目,设计精巧,三室两厅三卫,110平米的全明叠拼小别墅。去年年底开盘,在青岛白沙河畔,因为相比同类型的别墅更加小巧精致,户型设计非常合理,110万的售价也让更多消费者都能接受,所以销售很理想。

除了青岛的别墅项目,李小宁去年还为国际关系学院心理研究所做了建筑设计。该校党委对这个建筑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这是国际关系学院建院半个多世纪以来最好的建筑,决定把建筑师的名字刻在上面。在国内建筑界,能把个人名字刻在建筑上的情况非常少,李小宁对此也感到很欣慰,他认为对于建筑师而言,这是最大的荣耀和肯定。

国际关系学院外国专家及留学生公寓外景效果图

国际关系学院把李小宁的名字永久地刻在了其设计作品上 

天际线平稳是文化城市的主要特征

这些年李小宁的足迹遍及世界五十多个国家百余座城市,考察了大量国内外项目,眼界开阔自然认识深刻,问及他对于中国在城市规划方面和世界上的一些先进国家相比,最大的差距在哪里时,李小宁颇有感触。他说我们应该对一个城市的性格、品质和气息尽量去维护而不是去破坏。以北京为例,前几年北京的定位是政治中心、文化中心、经济中心、国际交流中心......这种定位反而损害了北京的发展和建设。李小宁告诉记者,他在2003年出版的《帮你挑户型》一书里就谈到过这个问题,他认为北京作为首都,所以首先是政治中心;因为有悠久的历史,所以自然是文化中心,但北京不应该是经济中心,经济中心是上海。前些年对于北京经济中心地位的强调,导致了一系列并不适合北京的开发建设项目的推进。

李小宁说自己曾经长篇累牍地坚决反对过建设CBD,因为他认为CBD不适合在北京建设。北京是文化古都,建设CBD之后天际线就被完全破坏掉了。李小宁说:“天际线平稳是世界上任何一个文化城市最重要的标志,北京原来的天际线很平稳,四合院、故宫......但是后来出现了东三环CBD,一下子就把天际线拉起来,成了倾斜的天际线。从很多照片中我们都可以清晰地看到,巴黎的天际线是很平缓的,这代表着巴黎的性格、品质和气息。而我们CBD的玻璃大楼参差不齐,高高低低,显得乱七八糟。为什么一定要建设CBD?因为我们太需要表明自己的经济成就了。但是当你现在站在景山上往下望的时候,会发现整个城市‘错落无致’,非常难看。因为我们把城市天际线破坏了,对城市本身的性格造成了很大的损伤。”

副中心建设有助于缓解北京的城市病

北京作为大都市的各种城市病日益显现,空气污染、交通堵塞、光污染等等,在东三环的表现最为明显。当城市经络被破坏的时候,它给你的感觉就是非常嘈杂,让你感觉一片噪音,北京就常常给人这种感觉。相比之下,李小宁认为上海的建设还是比较健康的,新建筑基本都在浦东,浦东原本是比较贫瘠的地方,现在建设得很好,同时也完好地保留了外滩,做法有点类似巴黎,把新建筑都建在拉德芳斯新区,老城区没有拔地而起的突兀建筑。

梁思成和陈占祥在50年代初提出梁陈方案,沿玉泉山到丰台的中轴线建设一个新北京,老北京保留旧城,有城墙围护,不再侵入。就像印度一样,分为新德里和旧德里。但这个方案由于种种原因并没有被采纳。李小宁说,法国的巴黎和波尔多、西班牙的马德里和巴塞罗那、德国的海德堡和斯图加特,城市的天际线都是很平稳的,这些城市并不是建不起玻璃大厦,但他们选择不破坏城市的脉搏,不破坏城市的性格。“任何文化城市最大的特点都是沉稳内敛,绝不张扬,这是全世界文化城市的一个共同特质。”

在欧洲游历过很多城市的李小宁对巴黎印象深刻,他说巴黎地铁站的栏杆都设计得非常用心和复古,而我们现在很多城市中的玻璃大厦却特别张扬,比如中央电视台,我们用视觉破坏力非常强的建筑去破坏了城市本身的性格和特质。巴黎的拉德芳斯新区也有一些高层建筑,但高度都相差不多,看起来很规整,不会像我们的城市中的高层建筑一样,建多高都是各自为政。李小宁尖锐地指出:只有不发达国家才如此热衷于建设什么世界第一高、第二高,因为极力想证明自己的经济成就,迫切地想和西方接轨。然而实际情况是,911以后,绝大多数发达国家已经不再建设有水泥森林之称的CBD了,我们却在CBD的基础上还衍生出了CFD等概念。

李小宁曾经在2003年提出过城市副中心的概念,通州建行政中心,望京建商务中心,上地建文化中心,丰台建科技中心。李小宁认为把这些中心建在市中心外,用快速轨道彼此联通,这样可以保护城市天际线的平稳,也能避免市区内交通的过分拥堵。但归根结底,这是城市规划的问题,严格来讲只有从政府决策层面解决,而不是某一个建筑师能够解决的问题。

编辑:Julie
标签:李小宁户型拆围墙疏通城市肌理模块户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