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宇:消防设计要遵循“防消结合、预防为主”的大原则

北京维拓时代建筑设计研究有限公司 文旅人居事业部副总经理 赵宇

近些年来,随着国民经济的高速发展,我国的城市建设可谓突飞猛进,涌现出很多大体量的高层乃至超高层建筑。但与此同时,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的大型火灾也层出不穷,其灾难性后果往往让人触目惊心。特别是今年6月份发生的杭州蓝色钱江大火事件,令无数人痛心不已,建筑的防火设计也因此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今天我们邀请到北京维拓时代建筑设计研究有限公司文旅人居事业部的副总经理赵宇,请他和我们谈一谈建筑的消防设计应该注意哪些问题。

建筑畅言网:建筑的消防设计主要包括哪些方面?其中最关键的环节是什么?

赵宇:国家的消防方针和原则是“防消结合”、“预防为主”,消防设计的主要内容就是“防”和“消”。 整个消防设计其实就是在讲如何防和如何消。

消防发展到现在与过去有很大的不同,过去常常涉及到很多财产安全的问题,而现在虽然也涉及财产安全问题,但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进步,人身安全的重要性越来越凸显,保障人身安全是第一位的。

“防”和“消”的顺序也是核心问题,在这点上不能错。虽然我们都说“消防”,但重要的不是怎么消灭而是怎么预防。所以在建筑的消防设计中,首先要明确人身安全、防消结合是最关键的环节。

建筑畅言网:一些省市对新版《建筑设计防火规范》进行了不同的细化工作。就北京地区而言,在消防设计领域和执行方面有什么特殊要求吗?

赵宇:因为北京相较其他城市更大更分散,所以在最近几年,北京把消防审批权从市消防局下放到了各区消防部门,各区的掌握尺度稍有差异,可能会带来一些问题。

但是通过我们这几年和各区消防局的沟通发现,北京消防部门的内部培训以及各区消防支队的内部技术沟通越来越密切,正在向一致的方向发展,这对设计对规范解读的一致性而言是件好事。

此外在工作接触中给我的感觉是,消防审批部门的心态越来越开放,越来越重视审批前的咨询工作,敢于面对新问题、探讨新问题。这些变化一方面表明了政府职能部门的开放心态,另一方面也改变了以前给人感觉“高高在上”的审批机构的形象,增加了互动性。北京消防这方面做得很好,是一个正能量的发展方向。

建筑畅言网:新版《建筑设计防火规范》对住宅部分的要求有哪些调整?

赵宇:新版《建筑设计防火规范》从2015年5月1日开始实施。新规范对住宅部分的修改量不大,对高层住宅的消防设计方面有所加强,主要针对一些消防营救措施和构造进行要求和细化,如登高面、槛墙高度等。

我感觉规范中的这些调整和细化是从实战中来的,是从火灾案例中得出的经验,比较务实。原来我们国家的规范条款更多是借鉴国外的规范去做,当然现在也仍旧在借鉴很多国家的规范,但更多的是我们广大的一线消防官兵在现场反馈的信息,才形成了这些新的规范条例,这样出台的规范就会比较务实。

当然提出这些新要求实际上也是对我们的建筑技术和材料技术的发展提高了要求,通过法规推动建筑相关产业的发展。

建筑畅言网:住宅和文旅项目的消防设计要特别注意哪些方面?

赵宇:对于比较有经验的设计师而言,消防设计并不是很复杂的事,只要严格按照相关规范去做就好了。住宅是较为成熟的产品,消防设计有非常明确的规范要求。相比之下,一些文旅项目的消防设计难度要更大一些。我做过的一些文旅项目,其中不少都涉及老旧城区的改造。这样的项目中,既想保留原有的城市肌理又要符合当代的设计规范,就需要设计师用心思考用心设计,因为原有的城市肌理并不是按照现在的消防设备的尺度去做的。

还有传统民居和古村落的改造项目,原有建筑历史悠久,建筑当然也不可能符合现在的消防规范。在这种情况下,一定要和当地的消防部门多做沟通工作。我们国家幅员辽阔,会出现很多种情况,比如我们在云贵地区做的伽蓝干栏式木结构建筑,建筑年代久远,建筑彼此之间的间距非常小,这种情况建筑师处理起来是非常困难的,想满足消防规范,要看有没有加强措施能够弥补。这些都是专项论证的过程,会消耗我们非常大的精力,在方案设计之初就要和消防部门进行沟通,消防车辆进不去,那么消火栓怎么设置等等问题。从消防设计层面而言,这类项目因为没有任何依据和出处,对建筑师的考验非常大。

建筑畅言网:几年前的几起大型建筑火灾(央视大楼、上海高层公寓)等都造成了巨大损失,国家也因此对建筑的外保温材料的防火性提出了更高要求,请您具体谈一下这方面的情况。

赵宇:首先防火材料性能的要求提高对于人身安全而言是一件好事,我们应该去彻底贯彻和执行。不过前几年突然更改外保温材料的标准时,在当时的社会产能分配下,还是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小混乱,在一段时间内有一些材料的产能跟不上,那时所有项目的进度都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目前被广泛认可和使用的A级外保温材料还是岩棉矿棉类,市场上现在有两个分支,一是通过技术的不断发展去掉岩棉本身的不利方面,二是探索其他的新材料可以替代岩棉。很多材料商也都在努力探索和研发,这和十年前的状态很不一样。我认为材料等级的提高同样是对新材料的应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们可以将其理解为一种推动力,对整体建筑技术的发展是一种推动。随着产业化的发展和推广,技术会得到进步,产品开发也会提升,执法审批的过程也会逐渐落到实处,更加细化。

建筑畅言网:消防设计规范与甲方要求或建筑美观等因素相冲突时,该如何解决?

赵宇:所有项目中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使用者的人身安全永远是最重要的。建筑美观是甲方和设计师共同追求的,但前提是符合规范条例,确保人身安全。

关于消防问题,不仅仅对是设计方,对整个消防的日常维护、消防的自救教育和物业的规范化管理都是有要求的。我们常常看到很多消防案件中,设计一般都是符合规范的,其日常维护和管理中暴露出的各种问题往往更严重。就像我前面提到过的,我们国家的消防方针是“预防为主、防消结合”,这都需要从设计到日常运维全过程的进行控制。

建筑畅言网:部分地区的建筑工程施工图的消防设计引入第三方审查,从建筑师的角度看,这种改革的意义在哪里?

赵宇:我认为这不是坏事,把审批单位变为监管部门更利于责任的清晰划分,但同时也对设计规范的细化与明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以前公安消防部门既是审批部门也是监管部门,一旦出现问题,责任不清追责就会很含糊。让审批部门和监管部门分开之后,可以独立地相互监督、互相推动。但是这对于作为审图机构的第三方如何特别细致地理解消防法规,又提出了一个新的要求。

建筑畅言网:消防设计审核和之后的消防验收环节,设计师和甲方需要注意什么?

赵宇:国内的项目建设十几年来发展迅速,而消防审批人员的增量则远远赶不上项目的增量,给他们带来了非常繁重的工作量。所以作为建筑师,我们能做到的就是至少在申报的过程中,准备的资料不仅要全面,而且要条理清晰、文字准确,让审核人员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了解你的项目,知道你是如何处理的,还存在什么问题。设计师和消防审批部门不是对立的关系,而是大家一起保障项目安全和人身安全,一起找寻解决方案。

建筑畅言网:为了保证消防系统的可靠性,消防设备及材料档次对消防系统的安全、可靠、功能有无实质性的影响?

赵宇:只要是消防专业设备必须具备相关的认证,有认证的设备材料都是达标的,对项目的安全是有保障的,都可以放心使用。其实对于甲方和设计师来说,不同档次的消防设备及材料对消防功能的实现没有差异,更多的区别是设备使用年限上的差异。

建筑畅言网:消防系统方案设计中,会产生哪些隐性浪费?如何提高设计人员的经济性意识,做到节约成本、减少隐性浪费?

赵宇:这里涉及到的消防成本问题,作为设计师和甲方的出发点是不一样的,对材料成本的认知可能也不一样,从建筑师的角度看,消防最大的成本浪费在于“改”,最大限度的一次落实到位就是最好的成本控制。对成本影响最大的是前端的决策,尤其是商业项目,刚刚落成的建筑,一招商就需要改,这才是对人力、物力最大的浪费。从设计层面而言,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项目产品力要优于消防可控范围内的浪费。

消防系统的设计应在符合规范的前提下:

1. 末端的消防设备不要超配,按最大保护半径设计;

2. 可与平时功能合用的或兼用的消防系统和设备就不要按专用设计。

举个简单的例子:车库的排烟和日常排风是可以做到一个机房里面的,那么就没有必要单做一套。连人防都讲究防战合一,消防也更应该如此,这样才能把成本降下来。当然保障安全是大前提,所有的成本节约都是在这个前提下进行的。

编辑:Julie
标签:赵宇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