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疑云雾里,犹有六朝僧

作者:北京建筑大学 副教授 何力 任教于建筑与城市学院历史建筑保护系

中国古称日本为扶桑,实际上整个太平洋岛屿地区,这种植物都很常见,包括夏威夷。这种地理区域的认识随着讲述者的不同而略有差池,最后或者就出现文化相似的惊人因果。所谓沧海桑田,日本至少在北京山顶洞人生活了30万年后,才与中国现在的大地版块脱离,台湾则是一万年前形成了与内地版块的海峡阻隔,断桥一侧。在世界人类祖先进化的阶段,中国、日本、朝鲜半岛、是中心有一个巨型湖泊的环形地貌状态。中国沿海地区与太平洋文化圈内,后称近万年的文明区间为海洋文化圈,这里的早期建筑文明相似,前文提到过用船形倒扣的干栏建筑模式,至今仍在亚洲东部、东南部地区的近地域的民族风貌中保留。

文字记载的历史中,中国传统建筑对日本的影响,主要由朝鲜半岛的引介,传说中徐福的东渡、从六朝到隋唐、两宋移民到“神风”吹散流落的元朝水军、明清时期的两国海岸关系以及《园冶》传入,从闽粤色彩的唐人街现状等典型事例和阶段体察,这些影响无疑是深远、而微妙的。日本的传统建筑接受过中国或朝鲜半岛的一些高端模式,除形制,还有就是意境。加上日本传统建筑文化擅于转化为自身情感的技艺,其传统建筑形成一独特而鲜明的精致素雅的风格。尤其以工艺精良、制度严格传神。诸多建筑实物让世界为中国的盛唐气韵屏息。借用唐朝诗人一言,就是“只疑云雾里,犹有六朝僧。”

 

(日本花园如同范蠡《养鱼经》里道出的空间趣味“在池中周绕九洲无穷,自谓江湖也”,现代空间的理想就是创造这种有限无限的命题系列。中国文人则直接指出这是一种透澈见心的意味,当然也是女性和小孩子的花园子、农家的菜园子、花圃;救世郎中的百草园;早期一些园林粗糙、庸俗的堆砌。作为东方精神切入,打散18世纪末开始的诸如西方绘画以及立体空间艺术门类过于密实的笔法,支离破碎的笔触带动了比摄影更早出现的艺术光泽。这种东方式的描摹到底对西方和世界今日的各种主义提供了多少灵感的方式,不足为证。但是东方空间的存在,无论印度、中国、日本、朝鲜、越南、柬埔寨、缅甸、泰国、孟加拉……无论自然还是人作,都成为膜拜的对象,其中以圣洁的山水古迹和园林为胜。这种对传统建筑模式的审美,现代的确有西方文化的方式。只是单纯语言来说,landscape & garden的叫法都不如随便断句一首中文诗,一日本俳句来的隽永。

茶室成为日本文化观众具有本土特色的空间。模数特点的榻榻米、素雅见纹理的竹、木、纸、草、石、泉、井、灯、帘构成的需要弯腰探身才进的去的地方,汉字、书画、屏风、泥墙为背景,沫茶、闻香、转茶器、花道、观鸟、歌舞伎……或换上日本服饰、一套礼仪下来,其中之味如同日本盒子的开启,总有不同,让很多人乐此不疲。茶室的日本空间意义,在北京相当于吃烤鸭的见面礼。

就中国为代表的东方园林艺术外来文化因素来说,印度热带的睡莲、伊斯兰的静谧水院、西藏的罗布林卡另有甜蜜动人。与中国园林相对务实的功能主义、地域主义不同的是,亚洲国家的其他园林多有天堂胜景的含义。)

其实早在六朝时期,日本即沉浸在对中国文化的吸纳和消化的过程中。一些大型建筑,比如法隆寺、唐招提寺等直接援用中国匠师,塑造了日本正统的古典城市建筑借助唐风雄健,造就磅礴气象。中国禅宗从宋朝开始进入日本,又给其建筑带来清幽简素的哲学冥想场所意味与多处天守阁的建造。明末中国《园冶》因为书跋选错了人,在国内环境中遭到冷遇,反而在日本广为流传。改名为《夺天工》。日本园林髓隙中渗透着中国文人审美的方式。西方建筑师从发现这一建筑文化开始,到念念不忘的一些中国风影响的日本传统建筑,也大体属于上面说的这些时代风格阶段。曾经参与过传统建筑理论和改造实践的印象画派,深深沉浸于东方世俗美的精神中。在发现日本的热潮过了很多年后,赖特仍幸运地发现了被日本人淡忘的桂离宫——一处朴素如日本民宿的郊野行宫。现在则为世界文化遗产日本传统建筑代表。深谙美国传统的国宝级建筑师赖特的草原住宅,气质上有浓郁的东方典雅味道,不言自明。

相对于近邻,中国与欧洲的早期官方交往,开始的时候,因为商业利益,并不平顺。“大秦国王始终想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帕尔特人为了保护自己与中国的丝绸贸易,而从中作梗,致使两国无法直接来往。——《后汉书》”

这段历史讲述了中国汉朝使节来到今天的土耳其,为了保护丝绸贸易的周转利益,而恐吓中国使节,告诉他海上艰险。不过,汉武帝时候,欧洲教会已经拜谒了当时皇庭。至唐代,中国的确已经出现了景教,即基督教的一个派系。在长安经常有外域人士进入的西门附近,设有大秦寺。现在西安还留有一座大秦塔。

中国这个时期还有很多独特的宗教进入。祆教,据研究与安禄山有关,他所擅长的胡旋舞被认为是祆教仪式,不想也一并取悦了中国梨园的祖师爷唐明皇,以及精通歌舞的杨玉环,可见其舞姿的摇曳多姿。文献记载的安禄山生日活动就具有明显的祆教仪式特点。

中国另有摩尼教等,后也被称作明教,也有人认为是拜火教的一种。国外在阿塞拜疆还有长明的火焰燃烧在拜火教庙宇中。金庸笔下的张无忌,就是明教教主。国内在福建地区还保留有摩尼教建筑的遗存一处。


(福建地区摩尼教建筑可能是此一宗教空间的孤存。)

编辑:Julie
标签:北京建筑大学何力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