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n Godsell:习惯自我审视的建筑师

依照成见,这位高大、英俊的澳洲建筑师会带来争议(更不必提他还曾是个职业足球运动员),而他会像澳洲广袤的内陆区域一样自大无比。然而,Sean Godsell丝毫不符合这种预期。其他建筑师可能因为大型项目和地标建筑闻名,至少迄今为止,Godsell最为著名的是对于低调的公园长椅的再思考。

作为澳洲声望鹊起的建筑师,Godsell将他设计的公园长椅住宅(Park Bench House)看做是对于城市流浪者问题的简单、暂时的解决方案,添加一个升高的屋面就能变成遮风避雨的住所。这一设计赢得了评论家的赞许,却也在Godsell因此获得建筑史学会最佳住宅类奖项时受到了争议。

Godsell说,“有一些愤怒的声音。他以为他是谁,试图解决无家可归者问题?当然,我的想法不在于此。没人能解决这一问题,只不过是对这一问题的一种回应。”

无视公园长椅住宅并不困难,这一设计是Godsell在目睹伦敦河畔流浪者状况后完成的,但它的意义绝不仅是宣传噱头。这是其自我投资的三个针对无家可归者现象的项目中的第二个。其他两个——未来临时住宅(Futureshack)和公交车住宅(Bus Shelter House)也吸引了相当大关注度。当然,Godsell承认,比起接到博物馆希望展出的通知,他更希望有厂家愿意批量生产这些设计。他正在同红十字会就未来临时住宅进行探讨,这个由回收集装箱改造的移动建筑是Godsell做学生时的设计,这些年来他一直对此修修改改。

Godsell坚信,灾难会催生真正的灵感,他为假想的灾难做了些设计,完成了能作为医疗中心使用的未来临时住宅,可以在需要时运往下一个自然灾害发生地。Godsell认为澳大利亚人天生具有解决意外问题的能力,这来源于原来殖民者和囚犯的智慧,也是丛林修理工(bush mechanic)一词的来源,当车辆在澳洲内陆出问题时必须具有修理的本领。

Godsell不光信奉实用主义,他也很谦虚低调,自我审视。最近出版的一本作品集证明了这点。书中没有整页的建筑师照片,只有附录中一张护照照片大小的个人照。他甚至不能肯定自己的作品集有必要出版,“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作为作为严苛的评论者,我并不觉得自己的作品有这么好。我看到建筑会想,这里可以更好点,或者下次可以那么做。让建筑师更为精进的方法是批评他们的作品,而不是说,这太棒了,很出色。”

Godsell入行选择建筑也和常人不同。他一直希望能和早逝的父亲一样选择当建筑师,却由于成绩不合格,不得不选择文科专业。最终,得以进入墨尔本大学的建筑系后,足球训练又影响了课业成绩。他必须缺课参加训练,功课受到影响,学校方面也关注到这点。

Godsell称,“本科阶段,学校两次试图让我退学,因此现在我还和学校有龃龉。每当回到校园,我总是说,很高兴回到这个拼命想甩掉我的地方。”

在受到肩伤不得不中断St Kilda足球俱乐部的事业后,Godsell全身心投入学业,后期被授予一等奖毕业。他随后去了日本和欧洲,学习课本中看到的建筑,在伦敦待了三年,在国家剧院设计师Denys Lasdun手下工作。Godsell亲切的称,如同为父辈工作,这不仅仅是他当时比公司其他人小了30多岁。

尽管对Lasdun满怀敬意,在日本的岁月对Godsell的影响最深。这种印记表现在他最受重视的作品中,建筑包含了木质百叶窗和日式布局、空间和仪式感。两座位于维多利亚州的建筑——Carter Tucker和半岛别墅在受欧洲影响的澳洲建筑群中脱颖而出,不过他认为这只是未来建筑的先行者。

Godsell另一个关注领域是环境问题,他的工作室采用整体性方法,仅使用回收木材,不是在图纸完成时、而是在全程思考环境问题。世界上有许多建筑师关注建筑外观和形式,并不关心建筑有最佳的环保性能。

他将其建筑观点付诸于Woodleigh学校项目中,这座科学建筑具有自然采光,同时具有良好的噪音和视觉屏障。在建筑投入使用后,两名学生感谢了他的设计,他对自己作品露出了难得的满意深色。

对于Godsell的建筑和对于儿童的影响,不是人人高兴。当搬到墨尔本市郊、建筑师目前和家人居住的Kew住宅时,一位愤怒的邻居找到他,对这座传统建筑群中、带有氧化钢百叶窗的建筑怒不可遏。“那位女士抱起双臂,站在她家阳台,告诉我‘我业余学习心理学,我很担心这座房子对你小儿子的影响。’有次我在做园艺活,一个男人路过说,‘在奥斯维辛住是什么感觉?’”

“初来时,我们受到了不少恶言,但一切都已随时间平复。人们对建筑有适应性。当人们意见不一时,你就知道你设计的建筑其实很不错。”

编辑:Ellen
标签:澳洲建筑师SeanGodsell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