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n Williams:建筑师要为日常建筑任务、普通民众服务

英国Public Practice创始人Finn Williams

英国并不缺少有才能的建筑师和设计师,不过没有足够的人设计日常环境中的普通建筑。

英国建筑设计人数在全球位于前列,建筑业年产值达40亿英镑,而伦敦也是创意设计和建筑技艺的全球中心。

纵览设计网站就能证实这个事实。然而,向窗外眺望,日常环境却迥然不同。我们发现,屏幕上的设计和日常街头之间存在很大差距。伦敦或许有世界上最为密集的设计事务所,但伦敦的优秀建筑会同样密集吗?

在伦敦地价最高的地区漫步,甚至全国转转,你会看到数层高的色彩柔和的图案,防雨幕墙板,网格型遮阳板,答案不言自明。日常场所的关注明显不够;游乐场从目录手册而来,学校和活动板房比邻而居,车站设置了造价低廉的尖桩栅栏。

相比最新的商店内饰,我们的公共区域,公共建筑和基础设施更能真实反映国家设计行业的健康程度。对于公共住宅的正确态度显得尤为关键。Grenfell大楼火灾用悲惨的事实,揭示了我们的重心偏差,建筑从业者需要急切关注,我们究竟要为谁设计。

解释下Bruce Mau的观点,设计的世界是怎样同世界的设计如此脱节的?

首先,对于建筑环境的绝大部分,建筑师都没有参与其中。根据RIBA(英国皇家建筑学会)数据,英国新建住宅中,只有6%由建筑师设计。这意味着,去年一年,20多万套住宅都没经过建筑师之手。与此同时,数百家事务所激烈角逐,设计一个博物馆。

当然,仅凭有设计师参与,并不保证建筑就更为出色。但即使在建筑参与的情况下,他们的角色往往要屈从于其他咨询机构、项目经理、规划咨询、预算人员和市场顾问。

Terry Farrell在玛吉中心悖论中,阐释了设计行业的边缘化。每座玛吉中心都由知名建筑师提供了美观的设计,预算也很充足。Farrell透露,玛吉中心无一例外毗邻可悲的大型医院。这些大体量医院,如同高街建筑和社会住宅,往往缺乏优秀的设计思维,维护和运营的持续资金投入也不充足。

设计媒体对于大型医院等主流项目视而不见,英国设计网站去年仅仅报道了0.4%的新建住宅。

建筑师在有机会参与建造时,通常会发现服务的公众越来越窄。开发商清楚,为了A级办公或高端住宅的高额价格正名,他们需要聘请知名设计师。因此,建筑师越是名气大,他们设计的建筑就越奢华,普通人越不可能买得起。如今,建筑业是个受不公平驱动的行业,甚至助纣为虐。

也不能一概而论。创建于1925年的Kooperativa Förbundets Arkitektkontor (The Co-Operative Architecture Office) ,以“瑞典全社会的新标准”设计为己任。1930年代,成为瑞典最大的事务所,吸引出色的年轻设计师,为最平凡的建筑,做不具名方案,涵盖超市,工厂,社会住宅。这种为普通人提供优秀、廉价设计的侧重点,被宜家等公司引用。

在英国,设计研究室(Design Research Unit)创于1940年代,其宗旨与前文瑞典事务所相似,设计应当有合作性,面对群体应该是普罗大众。设计研究室几何建筑、平面和工业设计,为公共设施服务提供再设计。理事包括Frederick Gibberd, Jock Kinneir, Richard Rogers, Su Rogers,设计作品涵盖酒馆标识,渡轮内饰,英国铁路标识。

截止1976年,49%的英国建筑师为公共建筑服务。但从1979年开始,前首相撒切尔遏止了地方政府的建筑能力,这一专业技能逐渐衰退。现在,英国公共建筑设计师的比例是0.7%,而伦敦仅有0.2%。

英国普通建筑质量乏善可陈,并不是因为缺少优秀设计师(至少在脱欧前如此)。但他们缺少为普通设计任务、普通民众做设计的机会。设计人才的巨大财富被用在绝少数项目和地点上。如何将设计技能重新分配到真正重要的地方,让设计发挥最大的用途?如何将建筑行业的重心从为少数富有人群营造私人价值,转向最需要的普通民众?

正是这些问题让我创建了公共事务所,为公众利益、普通场所设计的新企业。我们正在召集新一代建筑环境从业者,规划师,建筑师,环境设计师。他们将会把90%时间用于地方政府最基层,致力于战略制定,立足当地。跟随KF Arkitektkontor和DRU前辈足迹,并开创公共规划的新形式。检验我们成果的方式之一,可以是在设计网站上的曝光度,验证我们是否能缩小屏幕设计和街头设计间的距离。我们希望日常建筑也能不同寻常。

编辑:Ellen
标签:公共建筑英国建筑师英国建筑设计公共住宅设计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