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芬:组合拳出击 “远大联合”走向国际

远大住工集团总裁 唐芬

随着2016年一系列对装配式建筑利好政策的出台,在这一领域深耕了21年的远大住工,在迎来行业春天的同时也迎来了企业的丰硕收获期。第十六届住博会上,畅言网记者有幸采访到远大住工集团总裁唐芬女士,请她和我们谈一谈远大住工这些年的发展历程和未来蓝图。

建筑畅言网:唐总您好,首先我们想了解一下,“远大联合”产业合作计划的由来和发展现状。

唐芬:“远大联合”正式发布的时间是2015年11月6号,到现在已经两年了。其实在推出远大联合这一模式之前,远大住工一直是一家比较保守的企业,因为我们认为生产制造和技术研发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如果核心竞争力被别人学会,岂不是等于在市场上给自己树立了很多对手?所以之前我们采取的都是保护模式,对于当时一些想和我们合作的企业是统统拒绝的。

后来随着市场的逐渐发展,越来越多的人想进入装配式领域,其中有很多真心想做装配式而苦苦探索的企业,也有一些因为补贴等原因想浑水摸鱼分一杯羹的公司,这样就导致市场上出现了一些良莠不齐的现象。面对这种现象我们开始探讨,远大住工在装配式领域里深耕了二十多年,眼看市场终于要喷薄爆发了,但是如果没有对它进行规范有序的引导,大家一哄而上很可能会把整个行业做砸做垮。这个时候我们有一种强烈的使命感,想作为引领者告诉大家什么是这个产业真正正确的做法,我们想通过分享自己多年的经验和技术,和大家一起来把蛋糕做大做好。

与此同时,这些年我们也看到很多优秀企业都有一种开放意识,都是以一种开放和合作的姿态在运行并且取得了巨大成功。腾讯小马哥有句话,大意是说腾讯有半条命在它的合作伙伴身上。我觉得这也是远大住工应该学习的,因此我们就决定试一试,在2015年年底推出了“远大联合”产业合作计划。之后不久,2016年2月国务院出台了相关文件,明确提出大力提倡发展装配式建筑的要求,各地方政府也陆续有相关政策跟进,可以说装配式的春天终于到来了。经过近两年的发展,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在全国落地90余座生产基地,今年年底会超过一百家。

建筑畅言网:“远大联合”在哪些地区有重点布局?

唐芬:一年多时间里“远大联合”在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装配式重点推进地区积极拓进。在华东地区,除在上海“安营扎寨”之外,已完成周边包括杭州、绍兴、宁波、太仓、嘉兴、苏州在内的10个产业基地布局,以满足上海地区的装配式建筑发展需求。万众瞩目的雄安地区未来也会对装配式有着巨大的需求,而且它的建设和组织管理相对集中,因此围绕雄安新区,我们采取了京津冀地区整体推进的方式,目前已完成包括北京、天津、唐山、保定、衡水等至少10个城市的深度布局,周边工厂的规模也会比在其他地区的工厂规模大很多。

除此之外,远大住工还进军西北部地区,目前在新疆已经有两个工厂,一个在乌鲁木齐,一个在石河子,而且刚一投产项目的需求量就很大,包括房建及管廊项目源源不断。我们在内蒙古也建设了两个基地,一个在呼和浩特,一个在乌兰察布。伴随“远大联合”扩围态势的持续加速,更多联合工厂和海外工厂正在筹备,明年远大住工将实现产能1亿平方米。

2018年远大住工将实现产能1亿平方米

建筑畅言网:“远大联合”在运作过程中如何更好地与合作伙伴配合?

唐芬:为了更好地帮助合作伙伴建设他们的团队并赋予团队能力,我们专门成立了远大学院,学院设有不同层面的不同专业,包括理论培训和实操培训,现在每天都有几百人在远大学院学习。我们在长沙、天津、杭州、合肥等地为他们提供培训和实操的场所,在生活上和后勤服务方面也为他们创造了很好的条件。

远大的大数据运营中心通过信息化的系统和平台可以帮助各个合作公司有效地进行生产经营的管控,及时发现运营过程中的问题,从而找到解决措施。远大的技术服务中心毫无保留地把我们这么多年的技术积累全部传递给合作伙伴,通过这种技术的无偿输出很好地扩大了装配式的市场,因为只有在技术口和设计口更多地了解装配式建筑,才能在更多的项目里采用这样的设计,我们的产品销售才会有更大的市场。

远大的资源整合中心是一个用信息化手段进行管理的线上平台,把我们上下游的企业集结在一起共享信息,所有合资公司都可以在这个平台上进行交流、交易、互动。而且这种做法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功能就是杜绝腐败,因为它是完全公开透明的。可以说,现在信息化的管理已经贯穿到远大住工整个管理体系的核心深处。

“远大联合”发展的过程是远大住工一次全新的蜕变转型,也是一个自我完善和提升的过程。表面上看起来我们好像是分了自己的一部分利益出去,但是实际上我们通过和将近一百家企业的联合,以及这些企业背后所附带的几百家合作伙伴,把能量的辐射做到了最大。联合计划是一个很好的思路,这种方式不但能够把蛋糕做大,而且大大降低了装配式行业资源的过度浪费和重复投入。

第十六届住博会上,住建部总工程师陈宜明莅临远大住工展区视察参观,总裁唐芬陪同讲解

建筑畅言网:“一带一路”的建设可谓如火如荼,远大住工对于走出国门有着怎样的战略?

唐芬:“一带一路”现在是举国上下所有的行业企业都非常关注的热点,因为它意味着中国的很多产业有了更多的发展机会,我们希望走出去的是代表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先进产能、先进技术和先进企业。远大住工有一个自己的国际平台,我们在国家大的战略部署的指导之下,这几年做了大量的海外先期的拓展工作,其中重点放在了中东欧,中东欧地区具有非常强劲的经济发展潜力,而且劳动力成本很低。

“走出去”有不同的深浅层次,所以也有几种不同的方法,最基础的就是产品出口,例如我们现在在塞班打造了一个非常高端的旅游度假别墅群,建筑面积超过10万平方米,全部采用了远大住工的装配式技术和产品,包括安装时的技术指导。此外,今年4月份远大住工有9栋全装配式别墅出口到帕劳,这标志着中国全装配式住宅产品首次成功打入海外高端旅游市场,开启了建筑行业产品贸易出口的新篇章。

除了产品出口,还有一个合作范畴是工厂的输出,也就是一个软硬件相结合的输出。我刚才提到过,远大住工在全国已经有将近一百家大型的生产制造基地,在行业内是全球最大规模的。通过这些年的研发我们积累了相当丰厚的经验,拥有非常强劲的装备制造能力。几年前我们发现装配直接出口海外有时会存在一些问题,所以决定采取“工厂输出”的模式,从设备的安装、技术的输出到施工的指导,再到团队的组建和培训,为合作伙伴提供一条龙服务,对于工厂后续的持续生产和经营,远大住工还提供技术指导和服务。我们用这样的方式进行软硬件打包,把单纯的装备出口变成了一种长期的、有效的技术咨询。目前远大住工在澳大利亚的悉尼就采取了这种工厂输出的方式,接下来我们还准备在卢旺达首都基加利建造一个这样的PC生产基地。

除了第一个层面简单的产品出口和第二个层面工厂输出的深度合作,第三个层面的合作就是我们所说的国际联合,也就是把“远大联合”的模式作为一种新的合作渠道,逐步拓展到国外。远大住工的软件和硬件齐备,有产品有装备,有成套的技术,有管理的经验,同时还具备投资的能力,所以我们是一套组合拳。

今年2月,远大住工与俄罗斯联邦鞑靼斯坦共和国签订了伏尔加河流域项目合作意向书,共同开发建设俄联邦鞑靼斯坦共和国“潇湘-伏尔加”园区的PC工厂和周边的保障房等项目;3月与波兰沃斯集团签署了“关于波兰住房项目合作备忘录”,助力当地引进快速、高效、优质的工业化建筑技术。除此之外,白俄罗斯等国家也在大力兴建工业园,项目规模都非常大,我们希望跟随国家一带一路的指示,走出国门参与这些地方的建设工作,通过国际远大联合的这种方式,拓展当地潜在的建设市场。

这种国际联合的方式优势很多,因为国外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标准,欧盟国家有欧盟的标准,美国有美国的标准,如果全部靠企业自己去拓展,不但会花费非常多的时间和精力,而且往往还会不得其门而入。但是如果有当地行业的合作伙伴,对方就能够非常顺利便捷地处理好这些问题。对于海外投资,我们一定要寻求资源互补的方式,通过与国外企业的合作,从而也降低我们在海外单独投资的风险。截至目前,远大住工“走出去”足迹已遍布全球五大洲12个国家。

建筑畅言网:市场认可、政策扶持,装配式建筑的发展已经进入了快车道,目前还存在哪些困难?

唐芬:今年我们遇到了一个比较大的挑战,就是矛盾从之前大家对装配式的认知不足导致市场紧缩,转变成了现在的市场井喷与企业产能效率的提升、质量成本的管控之间的矛盾。例如在华东地区,上海、杭州、南京等很多城市都在大力推行装配式建筑,我们的一个工厂同时要供货给几十个项目。在这样的情况下,就容易出现供货不及时甚至有时候质量打折扣的问题。我们今年在这方面花了很大力气,用更加科学的方法来提升生产的产能,提高工厂的整体运营水平,用新的思维方式进行生产工艺流程的改造。

我觉得每个产业在不同的阶段都会遇到不同的问题,现阶段已经开始体现出来的是产能和市场之间的匹配度的问题,下一个阶段随着产业的不断成熟,大家对它各方面的要求会逐步提高,我们没办法预测未来可能会出现的问题。只要产业在发展,就一定会有新的问题产生,但新问题的产生也会促使这个产业迈向更高的层面。

比起其他企业,远大住工在装配式这个领域多走了20年,积累了很多宝贵的经验,集团现在的发展也是基于这些沉淀。今年我们先后与中国建筑研究院、同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中国建筑材料科学研究总院等机构达成了战略合作,随着产业的不断升级发展,远大住工也会不断地进行技术研发和产品的更新迭代,这是我们的使命担当。

编辑:Julie
标签:装配式远大住工唐芬远大联合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