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榕:3D打印建筑或将彻底改变整个世界的建筑面貌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知名建筑评论家——周榕

时下,3D打印建筑经过媒体的报道以及广泛转载,引起了越来越多人的关注。在不少业界内人士对3D打印建筑这个“新生儿”的一片质疑声中,知名建筑评论家、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周榕在接受畅言网采访时,却以自己的独特眼光预测:3D打印应用在建筑上的技术在10年内或将成熟;20年内,它将有可能彻底改变整个世界的建筑面貌。

3D打印建筑或将从本质上动摇整个传统建筑学的根基

作为在城市批评与建筑评论领域具有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的学者,周榕近年来一直关注着这种可能从本质上直接影响整个建筑业的发展新技术。他表示,3D打印建筑是一个跨越式的发明,无论从生产效率、精密度、还是整体的艺术表达能力,都非传统的建筑施工可同日而语,亦非数控机床等时下流行的3D切割技术能够比拟。虽然它现在看起来还不太起眼,但对于这个技术在未来的发展,周榕还是报有足够的敬畏以及信心。他预计在未来的10到20年内,3D打印在建筑领域上的应用很有可能会取代当下粗笨的建筑技术,甚至将从本质上动摇整个传统建筑学的根基。

周榕说,首先,传统建筑学范式是建立在传统建筑业基础之上的,而3D打印将极大地降低建筑业原本高昂的时间成本、材料成本、人力成本、技术成本和沟通成本,这个划时代的发明将从根本上改写建筑学的经典范式。

例如,传统上建筑最小的计量单位是砌块,如果用混凝土还需要模板,但3D打印建筑完全脱离了这些材料依赖和工艺流程。在他看来,3D打印的价值远远超出数控机床的发明。如果3D打印建筑的技术一旦成熟,那整个建筑学将要被颠覆,被重写。比如说巴塞罗那的那个圣家族大教堂,之所以盖了100多年都仍然没有完工,主要是因为里面那些复杂的雕刻形体用传统建筑施工的方法综合成本极其高昂。但是,这恰恰是3D打印建筑的强项,如果换成3D打印来建造,可能2个月左右就能全部完工。

其次,我们现有建筑的形态为什么还是偏于简单化?就是因为建筑信息传递的媒介成本太高。我们现在很多设计上的东西从设计师的脑子里传到工地负责人,再由工地负责人传到施工工人,这个成本非常高昂。所以建筑业目前所使用的依赖图纸交流的信息方式,不得不进行大量的简化以降低传递成本。这种简化直接造成了现在的建筑表现力非常僵化,这也正是为什么建筑比不了艺术品的原因之一。如果3D打印技术成熟,建筑与艺术之间的天然鸿沟将不复存在,对此不必怀疑,这个问题可能经过1-2代人就能解决。

最后,当代建筑工匠的工艺以及实践能力是比较差的。如果让时下的建筑工人去建一座古典宫殿或教堂,肯定不伦不类,因为他们没有这方面的技术。古代的建筑工匠,他们本身就是一个多面手甚至是一个艺术家,而现在我们的工人很难做到这一点。3D打印建筑,将极大地弥补当代手工工艺的不足。

不能以3D打印建筑目前的技术缺陷来断定它将来的发展前景

对于业界内外不少人因为3D打印建筑技术不成熟而质疑其未来发展前景的局面,周榕认为,不能因为3D打印建筑目前在技术上的一些暂时的缺陷而对其抱持一种怀疑的态度。20年前的大哥大,像块砖头一样,蠢笨且价格奇贵,当时谁会想到手机能发展到今天这种人手一部甚至几部的普及程度?10年前,谁又能想到手机会演变出通讯之外的诸多功能,甚至可以支配人的生活?我们知道,当苹果第一代iPhone出来的时候,也是缺陷很多,它甚至连转发短信的正常功能都不具备。但是,经过短短几年的迭代发展,看看现在苹果第5代手机变成了什么样?

周榕说,同样的情况,如果大家基于现在3D打印建筑的技术短板来评价它的未来,这没有任何意义,因为科学技术发展的迅猛远远超出人所能预计以及可控制的范围。他认为3D打印对于未来的建筑领域来说,绝对是一场伟大的革命。如果3D打印应用在建筑上技术在10年内能够成熟的话,那么20年内,它将彻底改变整个世界的建筑面貌。如果大家现在能穿越到30年以后的世界,你们就会发现这是一个自己完全不认识的世界。

进一步,如果我们能解决建筑垃圾的回收以及材料问题,或者我们可以把3D打印从粉末变成固体,甚至可以把任何一种固体变成可重组的粉末状态,那么我们整个世界的物质利用效率就会非常高。如果将来的科技能实现粉末甚至分子层级的重组的话,人类栖居将不再受到高昂成本的困缚,试问,在这样的情况下,又怎么不会颠覆整个传统建筑领域?

10后,像一些低层的建筑,我们利用3D打印建造出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我们现在一个传统的建筑项目的平均建造和装修周期一般为18个月,而3D打印的建筑可能前后花3个星期就可以解决了。这样的建造速度,传统建筑业和3D打印怎么比?他觉得未来真正担心3D打印建筑的,应该是我们现在那些庞大的建筑公司,因为如果不转型的话,很可能他们将会在20年内倒闭。周榕表示,10年以前谁会想到诺基亚这个巨无霸会混到现在被微软收购的结局?诺基亚当初还对苹果开发手机完全嗤之以鼻,甚至是笑话苹果。大家再看看现在,前后不到10年的时间,诺基亚和摩托罗拉公司,都去哪儿了?CAD刚引入我们国内的时候,几十万一台的机器还真不如当时的手工画图效果好。当时很多人也和现在对3D打印建筑持同样一个态度:CAD想取代手工画图,那纯粹就是天方夜谭。可是,到了2000年初的时候已经没有多少人依靠手工绘图了,基本上都用计算机了。

最后,周榕非常乐观与自信地表示,希望自己在10年内能看到3D打印建筑的成熟,而且他也相信自己肯定能看到这项技术的成熟应用。

小资料:

周榕,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美国哈佛大学设计学硕士,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博士。曾在国内外专业和大众媒体发表了《时间的棋局与幸存者的维度——从松江方塔园回望中国建筑三十年》、《中国当代“再城市化”进程的批判性展望》、《阿科桑底的风铃》、《十年一觉中国梦》、《OMA共同体》等40余篇建筑评论文章,多次接受美联社、《华盛顿邮报》、《洛杉矶时报》、BBC等境外媒体的专访,对中国的城市建筑发展进行专业角度的评论。

编辑:Jun
标签:建筑评论周榕3D打印建筑传统建筑学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