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昊:专注“小而美”

阮昊

阮昊,1985年生于杭州,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创始人,任教于中国美术学院。曾获中国青年建筑师奖、2013年中国室内设计十大年度人物等。被评为全球21世纪50位50岁以下创新设计师。

见到阮昊时,已近晚上9点,他刚从杭州赶到北京,来和几位建筑师朋友商量明年的米兰设计周创意。今年4月的米兰设计周上,阮昊设计的猫桌让他初露锋芒。9月初,他主持设计的中国首个屋顶上建造“空中跑道”的小学——浙江天台县第二小学被曝光,他也因此一炮而红。

这个空中跑道的设计,是由阮昊在杭州创立的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的团队共同完成的。2010年末,26岁的阮昊创立了这家事务所,一开始只有几个人,现在已经成长为拥有来自中国、欧洲、美国的30余人设计师团队。阮昊讲述了作为一名建筑设计行业的创业者,从最初的“眉毛胡子一把抓”到“特种兵管理”的转变。

大二实现经济独立

阮昊出生在杭州,从小生活在西湖边上,很有绘画天赋。他儿时常在家里墙上画画,父母也不阻止,反倒很鼓励。阮昊的数学成绩也很优秀,2003年因为数学奥林匹克竞赛的突出成绩被保送清华大学建筑系。“选择建筑设计,是希望能够以一种兼具艺术性和逻辑性的方式表达自己。”

阮昊说,清华带给他最多的就是行胜于言的影响,“有想法的人太多了,难的是真正做出来,清华教会了我如何去做”。大二开始,阮昊就找到了许多建筑设计的兼职项目,实现了经济独立。阮昊还清楚地记得他人生中赚的第一笔钱,是帮人翻译英文建筑设计资料所得的1250元。2009年硕士毕业后,阮昊选择了去建筑学理论的摇篮——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深造,并且拿到了一年30多万元的全额奖学金,“我希望能从这里追根溯源,学会一套逻辑思维的方式,这样才有明确的定位”。

2010年毕业前,阮昊拿到了美国好几家知名建筑设计事务所的工作邀请函,但他选择了回杭州创业,“希望能有一个更有自主性的大舞台,能够100%,甚至200%地发挥自己的能力,而不是仅仅像半个外来者一样做事情”。毕业后他立马回国筹备公司的成立,“当你想要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就不要等待。可能我没有那么多经验,但我宁愿从失败和教训中学习,就是learning from doing(从实践中学习),也不愿learning from thinking(从思考中学习)”。

阮昊拿出自己这几年来的30多万元积蓄,在杭州的一个新经济开发区,租了一间五六十平方米的房子,给公司起名为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从零开始是一种归零的心态,这对年轻人来说尤其重要。”阮昊指着咖啡桌上的杯子解释道,“归零的心态就是,我不觉得它是一个杯子,而只是一个装水的容器,杯子为什么不可以成为另外一个样子?”

阮昊坦言,公司最开始的时候是“眉毛胡子一把抓”“既当爹又当妈”,连办公室的网络都是自己拿一根根网线接起来的。由于没有创业经验,公司的发展经历了人员流失、项目流失的低谷。2011年底,公司8个人走掉了5个,付出了很多努力的竞标,最后却没有中。通过不断的反思,他总结出落标的原因:一是对客户真正需要的东西没有100%理解,更多的还是沉浸在自己的理想当中;二是一味迎合客户,却没能让设计去引导他。

在磨练中,阮昊悟出了公司更明确的定位:“不是大规模的‘正规军’,不是‘游击队’,而是‘特种部队’,一个人有好几个特殊技能,每个人必须是一个半全才,能够单兵作战,又能很快地变成几个小分队,来应对各种各样的问题。”没有大设计院的规模优势,就要做成一个灵活的团队,10个人的团队能干20个人、30个人的事。

这一定位尤其强调对团队成员的纵向培养,就是“每个人要学会好几项武艺”,阮昊的团队里大部分是“80后”“90后”,大家互相学习的氛围很浓。在项目的挑选上,阮昊的原则是:最开始的时候要做大客户的小项目,不做小客户的大项目。因为“大客户的小项目成本不高,客户更愿意给年轻人机会”。找准定位后,公司能留住人了,项目也越来越多。阮昊透露,创业至今的收入基本可以保持一年翻一番。

城市赋予设计师的责任

零壹城市所承接的设计项目涵盖建筑、家具、展陈、室内等,未来计划进一步拓展互联网相关产品设计。阮昊的设计理念是“所有想法都来自于生活,从人们所期待的一种情感出发”。生活中,阮昊是一个热爱旅行的人,比起大自然,他更热爱城市的多元化和冲突性,经常一个人用一个下午坐在一个陌生城市的咖啡馆里,观察路上行行色色的人,揣摩他们的情感。

谈到猫桌的设计,阮昊说自己曾养过猫,他偶然发现人坐在普通的桌子前,腿和桌面之间有20厘米的距离,猫桌巧妙地利用了这个空间,打造了一个猫窝。在阮昊看来,创意不是随灵感而来,而是去建立不同事物之间的联系时来的,“比如环形跑道和屋顶建立联系后,就有了创新点”。

阮昊说,空中跑道小学的设计项目让他特别兴奋。“学校的位置很典型,属于密集的老城区,中国很多城市都会有类似情况。所以我们当时就想要创造一种模式,未来能够在很多类似的地方都被用上。”空中跑道的设计价值就在于此。

阮昊一直关注城市的变迁,在他看来,自己成长的近30年也是中国城市发生最大变化的30年,城市大规模建设的“造血”阶段已经完成,但遗留了很多问题,需要“换血”,“城市赋予建筑设计师的责任就是以创新解决这些问题。比如说空间拥挤、停车问题等”。阮昊现在的办公室已经搬迁至市中心的一栋老楼里,可以俯瞰到西湖和市貌,他认为这个环境能够时时提醒自己,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去革新城市空间。

阮昊的危机感在于,现在他的设计能影响到的人还不够多,“我希望每年都能出一些精品的有影响力的设计,不需要非常大的规模,只要一堆小而美的东西,在大平台上去演一场特别美丽的舞台剧。”

创业点评:一个开公司的设计师,应该是艺术家还是商人?阮昊在创业之初也面临过这样的困惑,在艺术性和实用性、梦想和现实上难以找到平衡。最终,他用艺术家的创新思维,解决了实际的问题;用可复制的实用模式,实现了孩子们自由奔跑的梦想。同时,他找准了市场定位,不一味追求规模和体量,专注于“小而美”,为公司找到了生存空间。每个志存高远的创业者,或许都能从阮昊的故事里获得一些启发。

编辑:Zhenye
标签:建筑事务所零壹城市阮昊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