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明:构建关系空间实现游目观景

章明,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建筑系副主任,同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集团)有限公司原作设计工作室主持建筑师

我们最早关注形体的构造、功能空间,到现在逐渐关注功能空间之间的关系,有句话叫“位置比单体重要,群体比单体更重要”。关系空间对于中国传统空间的意象来讲,有一个元素是不能被跨过去的,即:院落。中国传统建筑都是通过院落来组织空间关系,原作设计工作室改造就体现了这种关系空间的变化。

很多人来到原作设计工作室参观之后都说“看照片不如看现场”,我认为这是对我们最大的褒奖。在改造之初,我们首先提出了“游目观赏”的概念,运用中国传统绘画“散点装饰”的方式,而非西方绘画“一点装饰”的方式,目的是让人在建筑中游览像在画中游走一样,随着走动会有不同的画面出现在眼前。第二,工作室所在的场地有五个院落,基本保留了房子的原有屋架,将原先的室内空间去掉顶棚,形成了以时辰命名的院子,同时把所有的院子都打开,把有的室内空间变为室外,把室外空间变成室内,将屋架、青砖旧墙和墙上的原生态植物都作了很好的保护。

在做设计的时候从院落空间出发,而不是从功能空间着手,思路发生变化,操作手法也随着改变,最终形成的效果是在每一个功能区之间都会有间隔的院落空间,所有的这些院落空间是我们工作室最重要的表现渠道。我们让局部设置顺理成章地在场所当中并存,所有功能都是以局部的方式介入,像散文一样,每一个由局部构成的空间都是以开放的状态彼此介入,并在其中体现意义。

原作设计工作室休闲区阁楼钢板

在改造过程中,我们在休闲区阁楼使用了一块钢板,隔出一个新的空间。为了使钢板有历史感,我们给新钢板做锈,由于工期很短,而钢板自然产生锈迹的时间非常长,最后,我们采用了非常土而又非常有效的方法——在钢板上涂白醋,第二天钢板就自然长满了锈迹。为了达到我们想要的效果,将锈迹清洗之后再次涂刷,经过三次涂刷、清洁之后,再上漆,短短三天就得到了一个特别理想富有历史感的钢板,如果采用自然成锈可能需要半年。

原作设计工作室

原作设计工作室是由原上海鞋钉厂房改造而来,老厂房的屋架历经沧桑,变得非常漆黑,每一根都需要重新打磨。我们要求屋架散发出历史般有魅力的木色,50个工人打磨了一个星期,我们则带着口罩在下面看,磨到恰到好处的时候必须喊停,如果继续打磨就成新的了。

至于地坪,则用了“直磨”法,这算是我们的一种创新,在水泥地板上直接打磨抛光。这种做法将来可以和结构体系整合到一起,也就是说,将来结构浇筑的时候也可以同时浇筑地板,而不需要预留-5cm或-7cm,再装饰别的材料。“直磨”法需要浇筑+5mm,然后直接打磨,自然形成一块朴实、光洁的地坪,不需要另外加装饰面板。这种打磨法最核心的技术在于使用了一种渗透型固化剂,这种固化剂能渗透到混凝土里大约3-5mm,使混凝土强度提高3-5倍,同时抗渗、不起灰。大家都知道,混凝土地坪有一个外号叫“千年脏”,渗透性和吸附性极强,污渍不容易清洗,而用过渗透性固化剂后,整个地坪显得非常光洁,且整个过程可以做到无尘施工,将打磨出来的粉尘通过机器直接回收带走,这是将来可选择的良好的方案。

范曾艺术馆

大家都知道我们传统的院落是水平延展的,我们尝试做了一个立体院落——范曾艺术馆,并在其中贯穿“关系前置”的理念,用“游目观赏”的过程构成所有的空间。在与范曾先生交流的过程中,他提出了“得古意而写今心,离流俗而开家风”的设计要求。最终,我们将建筑设计成这样。

由于施工工艺的限制,我们避开了双曲面而选择单曲面,并将屋脊沿景观轴方向进行扭转,使整个曲面的角度可以交集在焦点上。屋面是最普通传统的椽子坡屋顶,建筑内构架是以水院、石院、井院、合院为主体的立体式院落,以展现中国传统“院落”精髓。建筑上部以传统建筑纱帷幕为原型,通过现代材料——陶棍的组合排列,营造朦胧纯净的空间层次,塑造从容适度、张弛有度的建筑形象。下部以深灰色混凝土作为基座,显得厚重沉稳,从容大气,浑然天成。大实大虚的立面整体具有极强的肌理感与节奏感,充满了逻辑的精确与严谨。打造层次丰富、灵动融通的空间形态,营造淡逸素朴、纯净朦胧的意境氛围。范曾先生到现场看过之后也很满意。

范曾艺术馆

在施工过程中,我们曾尝试把底板和顶板的梁倒置,其中最大的问题是管线检修,这个建筑是半室外建筑,没有喷凝,没有那么多弱电,只有照明,所以比较容易解决,而倒置之后的喷顶最难解决,所以这个想法还在探讨。屋顶有一个天井,二层楼板做了一个凿井,光线可以穿过凿井照到一层。建筑用的是水磨石地坪,如果配合上文说的渗透型固化剂使用,再进行抛光,出来的水磨石就会非常漂亮。整栋建筑充满了水墨游走的感觉。建筑外部工整规则,内部变化丰富,形成颇具东方意韵而含蓄内敛的建筑风格。

编辑:Vicky
标签:空间章明原作设计院落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